您現在所在的位置 : 首頁 > 走進東安 > 文化旅游 > 原創文學
巍峨舜皇山
  • 2016-05-27 17:11
  • 來源:
  • 發布機構:
  • 【字體:    
偉大的紀念
    最早的命名是象形的,是漢字的起源,是一種原創。比如一個“山”字,倉頡創造它的時候,純粹就是描繪這樣一種高高矮矮自然物的形體,并無任何意義可言。包括這個漢字的發音在內,它只有能指,而無所指。
    但后來的情形就不一樣了,漢字的所指越來越豐富、廣闊,能指卻越來越模糊、稀淡?!吧健庇辛宋《?、高大、堅實、可靠、父親、胸襟,甚至是圍困、壓迫這樣一些褒貶不一的所指,能指的那一個實體倒是靠后了?!吧健庇辛烁S厚的內涵,不再是一座山,不再是一個自然形體的簡單稱謂。對一座特定的山的命名,也從象形的簡便、準確走向了音、形、義的繁復和含蓄。比如說舜皇山,這座綿亙于湘桂邊境的大山,能指即是南方五嶺中越城嶺西端靠北一邊拔地而起的眾多峰巒的稱謂,其總面積在一百多平方公里,主峰海拔1882.4米,為“天設湖南第一峰”;因為其巍峨壯觀,因為其高亢險峻,人們便以中華始祖五帝之一的舜的名號來命名它。使其有了更多所指的可能。高山仰止。細想之下,不難發覺其對應舜德高尚的用心。自然,會有相關的傳說以佐證命名理由的敦實,這就是帝舜南巡狩獵駐蹕的故事。
    可以想象一位上古時期的皇帝,在他百歲高齡的時候,從所謂“禪讓制”的老年政治中抽身出來,到南方廣大的土地上作漫游式的巡視與狩獵,一邊游山玩水,一邊馴服邊鄙之地的少數民族,斬孽龍,屠巨蟒,排洪澇,抗干旱,就像一位真正的好皇帝一樣,一路施惠于水深火熱之中的惶惶小民,他得到的擁戴將是如何的熱烈??!感恩截德之余自然會想到用他巨大的名來澤披山川大地以永志不忘?!八椿噬健钡拿直懵鋵嵉搅擞菟醋韵嫠菰炊鴣碜鲞^駐蹕的東安縣西北角這座具有磅礴氣勢的大山頭上,這實在是一個幸運而又偉大的紀念呢!以舜在中華民族發軔史中始祖五帝之一獨特的地位,以舜在中華道德文明長河源頭的開掘疏導之功,得冠其名以作紀念的這座大山和這方土地,實在是有福了,大山腳下因建寺廟供奉帝靈而得名的大廟口小鎮因而有福了。
應該說,任何虔誠的紀念都是有福的。
 
仍是偉大的紀念
     “五嶺逶迤騰細浪,烏蒙磅礴走泥丸” 。上世紀三零年代中期,一個偉大的革命者帶領他無奈流徙的工農軍隊,在龐大敵軍的圍困堵截之中,翻山越嶺,穿過無數的自然阻隔,終于站到了一個嶄新的歷史高度,敞開詩人的胸懷,浪漫與豪情陡增:死了多少人,流了多少血,磨爛了多少雙鞋,系整個革命的命運于生死一線的崎嶇坎坷已不再算什么困難,已不再被放在眼皮底下。就算放在眼皮底下,也只不過是一道小小的細浪而已。五嶺是一道細浪。我家鄉東安西北邊地的舜皇山是五嶺之一的越城嶺騰起而綻開的一朵浪花,是那革命者的隊伍走過而又有幸被環視回顧的地區之一。
    而更為有幸的是,在那一支隊伍之中,竟有一位疲憊的戰士在翻越這座“長征中所過的第一座難走的山”的當時就已經想到:“將來要在這里立個紀念碑,寫上某年某月某日,紅軍北上抗日,路過此地”。這個戰士,后來跟隨著部隊,“走過了金沙江、大渡河、雪山、草地……”,在他的革命生涯中,不僅僅用槍,也用手中的一支筆為革命事業作出了卓越的貢獻。他的名字叫陸定一,他所寫的記述紅軍翻越舜皇山的革命回憶錄叫《老山界》,新中國成立以來這篇名文就一直是初級中學語文課本的傳統教材。
    紅軍一九三四年十月開始長征,十一月從廣西全州渡過湘江,翻越湘桂邊境俗稱老山界的越城嶺,向貴州挺進,直達遵義。陸定一所在的部隊是紅六軍團,他們從廣西全州、湖南東安與新寧三縣的邊界翻山到新寧、武岡。陸定一在回憶錄中寫道:“打聽前面的路程,知道前面有一個地方叫雷公巖,很陡,上山三十里,下山十五里,再前面才是塘坊邊?!崩坠珟r,當地老百姓叫做雷公殿,并不是有什么宮殿,而是一些陡崖,人跡罕至的地方,神所居住的地方,求雨的圣地,所以稱作殿,在越城嶺中段舜皇山區金雞嶺主峰的北面,塘坊邊在其東坡山腳,當地人也寫作塘房邊或塘旁邊,是同聲別字,其實是一個地方,在大廟口鎮西北二十里以遠。紅軍從新寧過雷公巖到塘坊邊,然后再轉雷劈嶺,又進新寧,在這一帶迂回反轉,終于翻過了長征以來第一座難翻的大山。
    那么舜皇山是幸運的了,因為它留有這些革命者的足跡,因為它被這些革命者所懷念過,被后來者作了永久的紀念。當它作為國家森林公園迎來了自己旅游的春天的時候,雷公巖及同一山脊上的雷劈嶺古道,這為革命者所走過的道路以其艱險卓絕而更賦予了革命傳統教育的意義,賦予了愛國主義教育的嶄新內涵??h人還在舜皇山中段的山峰之上,專門修筑了陸公亭,來完成公元一九三四年十一月間,一個普通紅軍戰士在翻山時的心愿。這仍然是一個偉大的紀念呢,對于舜皇山。
 
山色疊翠
    1989年3月26日在河北山海關臥軌殉詩的杰出的青年詩人海子在《我熱愛的詩人——荷爾德林》一文中說,有一類詩人“熱愛風景,熱愛景色,熱愛冬天的朝霞和晚霞,但他們熱愛的是景色中的靈魂,是風景中大生命的呼吸”。其實,又豈止是詩人,就算是一個普通的人,當他面對大自然的美景時,怎能不去熱愛呢?我們親近舜皇山,不就是熱愛她美麗的景色么?這處擁有12座千米以上的峰巒,最高主峰1882.4米,總面積145.5平方公里,森林蓄積量50.4萬立方米,森林覆蓋率達91.4%的國家森林公園,不正是因為其山勢雄偉、風景奇特而被稱為天然佳境的么?我們熱愛舜皇山,其實就是熱愛她的風景呢!
    在進到舜皇山以前,從大廟口鎮街上仰望舜皇山,巍峨壯觀,肩寬背厚,仿佛是一位偉大的丈夫佇立在面前,昂首挺胸,直面人生;又像是一位堅強的父親站在那里,作為我們永遠的靠山,任風吹雨打毫不動搖。進山以后,又見舜皇山溝壑縱橫,泉深澗幽,恰如一位慈愛的母親,在用點點滴滴澄澈透明的乳汁喂養著我們心靈的干涸,給久困紅塵的我們以大自然清新的滋潤。當我們站在幽谷里仰望,當我們立在山巔上俯瞰,我們發現舜皇山的美色,就像是一個“養在深閨人未識”的小姑娘正在洗去臉上的污垢,忙著穿紅戴綠,急于要向人們展示自己的風姿了。不管是晴天還是雨天,不管是艷陽高照還是云靄鎖夢,舜皇山的美色總是以她的濃艷逼人撼動著你的心魄。
我們可以隨意走進一條狹谷,放眼四望,即為蔥翠欲滴的山色所傾倒。就傍著女英溪向上攀登,一路上都是參天的樹木,是茂密的竹篁,是披拂的藤蔓,是搖曳的花枝,你簡直不知道應該剪影那一片風景把它永久地鑲嵌在心靈的圖片上才不虛此行?你想把它們一覽而盡,你想把它們全部庫存進你記憶的風景欄內。但是,實在是太豐富了,實在是太繁雜了,你沒有辦法囊括它們,你只有眼花繚亂的份呢!單單是“疊翠岐”這一處風景,就足以裝滿你的心胸。你看那漫山遍野的竹林,簡直是一片綠色的海洋呢!蔥翠欲滴。那濃濃的綠色實在是像要滴下來一般,從竹枝的葉緣上一點一點地往下滴,就落在你的雙眼里,就落在你的心尖上。你說夠了,你快裝不下了。但它們仍然在滴落,滴落,緩緩地、沒完沒了地滴落。這是一片綠色的“?!蹦?!你只有完全融入其中,就像是一滴水一樣,才不會有被淹沒的感覺。
    在舜皇壁掛隔著娥皇溪的對面,兩個山岐間夾著的一處斜坡,另有一片濃厚的植被更加蔥翠得特別。那顏色不是一般的“綠”呢,那是一種無比深沉的綠,只能用一個“青”字來形容。因為是一片背陰坡的緣故,山坡上的樹木顏色幽暗,綠得發青。不像別處的山色有季節區分,有地勢錯落的層次,就只是一味地綠,一味地深沉,一味地濃重,仿佛是積淀了全部蔥蘢的力量,呼啦啦一大片,直從頭頂上砸下來,唬得你不敢久仰。
    而更為奇麗的山色在紫水源龍潭江雙溪交匯處的江口。有三座峰巒順二水合流的地勢奔放至此,仿佛是預先約定了一般,突然停下了腳步,相互間僅保持著數丈距離,隔著狹谷溪床凝望環顧。三座峰巒,就像是三尊美玉堆壘在那兒,壯實豐厚,圓潤靈通。又像是三位姿態綽約的美人,在那里搔首弄姿,妖艷得讓你恨不得一把把她們攬在懷里,一次親近個夠。特別是偏東北那座峰巒,嬌小玲瓏,尤其惹人愛憐。十余丈高的山體,層巖疊壘,健碩而又靈巧,敦實而又透剔,像一個小婦人。滿山的樹披俱是山中嘉卉,高矮相佐,枝柯相加,一律地青翠蔥蘢,在偶爾裸呈的青潤巖表的映襯下,透出逼人的性感。一見之下,即撩撥起你一親芳澤的欲望。在與她對視的剎那,我的心都要碎了。
    沈從文說“美麗總是愁人的”。又豈止是愁人,舜皇山美麗的山色簡直是美得令人沉醉,美得令人絕望,美得令人心碎。不相信的話,你就自己去親近她一次吧!
溪聲喧騰
    走進舜皇山,親近她超脫凡俗的芳澤,覺得青翠疊加的山色還只是皮脂的飽滿,雖然豐腴得熠熠發亮,畢竟只是一種肌膚之美,而“景色中的靈魂”、“風景中大生命的呼吸”,卻并不是一下子便能輕松把握得到的。如果我們把舜皇山的美麗,比喻成一個穿紅戴綠的小姑娘的美麗;那么舜皇山的心靈,則是一顆向往著外面世界憧憬著美好未來的少年的心靈。它在舜皇山縱橫馳騁的幽谷中淙淙流淌,它在舜皇山白練懸空的瀑布中吐珠噴玉,它在舜皇山卵石堆壘的溪床上激蕩胸懷??梢哉f舜皇山溝溝壑壑中喧騰不已的溪聲,正是景色中靈魂的激蕩,是風景中大生命的呼吸。
    住進舜皇山金鵬賓館的當晚,打開鋁合金窗戶,本想在山風的輕撫下、在林濤的安慰中好好地洗滌一下心中的疲累與雜念,好好地享受一下夜宿山中的安謐,不料滿耳里都是溪聲喧騰,弄得徹夜無眠。那是楊江灘上的溪聲,排山倒海一般,綿密不絕地涌來,敲打得耳膜隱隱生痛,敲打得心靈陣陣發癢。這溪聲,簡直要敲打到我骨髓里去了,簡直要敲打到我神經末梢上去了,生生地把睡眠全敲掉了。娥皇、女英二溪匯合而來的這條稱為“江”的溪河就在身邊的陡坡下,在山槽堆滿大大小小積石的溪床上東奔西突,撞擊生聲。它的兩條主要的支流都是從千米以上的海拔奔瀉而來,積聚了無數分散的細流的力量,懷揣著一個心系遠方的大夢,向山外面的世界奔騰而去。一路上跌宕起伏,在巖石上碰撞自己的身體濺起水沫浪花,在懸崖前系千鈞于一發粉身碎骨之際歌唱人生壯麗的詩篇,又在一泓深潭里聚合分散的靈魂繼續向前,永遠向著心目中一個遠大的目標奮勇前進。這真是一顆堅忍不拔的心靈,它所發出的陣陣喧囂正是內心里不懈追尋的大膽表白。我們又有什么理由去責備它呢?
    當我在楊江河的淺灘上徜徉的時候,我被這溪聲包裹;當我沿女英溪溯源攀登時,我被這溪聲擁抱;當我探尋娥皇溪群瀑的奧秘時,我被這聲音糾纏。我感受到的不是煩惱,我感受到的是心靈的一陣一陣的震撼。我感到這水在為路途的曲折坎坷而喧騰,我感到這水在為心中的委屈不平而吶喊,我感到它們有許多許多的話要對我傾訴。我想起宋代詩人楊萬里的詩句:“萬山不許一溪奔,攔得溪聲日夜喧”,舜皇山喧騰不已的溪聲不正是如此而來的么?特別是在娥皇溪“二妃晾錦”瀑布前,這種感覺更為明顯。
    從“舜皇壁掛”對面,沿娥皇溪一路探尋,游覽的臺階一步一步升高,溪流發出來的聲音一點一點增大,每深入一步,溪聲便增大了一分,而且越來越響亮,越來越突出。到得“二妃晾錦”面前,已是轟轟轟烈烈,宛若龍吟虎嘯一般了。這是一段低矮的瀑布,落差并不很大。但是地理形勢奇特,造就一條曲折的瀑布,像是一條飄舞著的白練在眼前晃蕩。我奇怪如此低矮的瀑布竟能發出如此宏大的喧響,便爬到偏南一方瀑布對面一塊突起的巖石上察看。只見一脈溪水自北面高坡上沖跌而下,撞在一塊頑石之上,轟然而鳴;折而向西南方向奔突,又一聲轟鳴,撞在了西面的一塊石頭上;于是,轉向西北方向奔突,跌進一灣深潭之中。就是這樣一條普普通通的瀑布,卻一瀑三折,一折三疊,其為不平曲折而轟鳴的聲響自然要遠甚于他處的溪聲了。等到登上大坳界,經藏寶岐劃圈返回的時候,在藏寶岐山脊上俯察整條娥皇溪,在幽谷里委蜿蛇行,這種曲折沖突的感覺就更為明顯了。
    其實,又豈止是一條娥皇溪,豈止是一處“二妃晾錦”瀑布?舜皇山群峰措列,群山環拱,溪澗百出,水復山重,那些自溝溝壑壑里奔涌而出的泉澗溪流,哪一條不是受到大山的重重圍困,哪一條不是受到頑石的層層攔鎖,哪一條又不是在一處又一處的懸崖前被摔得面目全非?它們豈能不為胸中的不平而日夜喧囂呢!但是,我想起了“青山遮不住,畢竟東流去”的句子,我想起了楊詩的后二句:“待到前頭山根盡,堂堂溪水出前來”,我知道舜皇山的溪泉總有一天要沖出大山的圍困,總有一天它們會匯入到江河大海之中,匯入到浩瀚無邊的寬廣與平坦之中,心里面不禁有了些許的寬慰。
 
偉大的跌落比上升高尚
    舜皇山溝壑縱橫,溪澗百出,瀑布成群,垂直高度在三十米以上的瀑布達二十二處之多,其中女英溪大瀑布、浣沙瀑布、碧水瀑布、高掛瀑布于幽谷之中空懸白練,吐霧噴珠,氣勢極度恢宏,景觀煞是壯麗。著實吸引了不少山水文字愛好者,不惜自勞筋骨,自費精神,前往尋奇覓幽,爭睹九天跌落的銀河奇觀,以悅目享心。我也曾數次沿溪探索,訪問這些于深山之中藏匿并發出不同凡響的瀑布,我在心底里存留了它們奮不顧身創造著的奇美印象。我覺得,最能驚心動魄的還是高掛瀑布。在舜皇山紫水源龍潭江兩山相夾的縱深處懸掛的這一簾瀑布,因為溪床陡峭路途艱險并無開發,尚是人跡罕至之地?!安琶啦煌猬F”,僅有少數勇于冒險者曾歷崖下,得瞥其驚鴻之美。
    我去尋訪的時節正是五月初夏,鶯飛草長,天氣晴好得媚人。我們一行數人自大廟口驅車北進,過高枧、塘坊邊、壩頭在雙溪匯合的江口停了下來。放眼四望,盡是高山。兩條小溪分別自西、北兩個方向闖出。北面一條小溪出洋禾坪,流程略遠,水豐成渠,似為正源;西面一條小溪水淺而激蕩,淙淙而來,在溪床上的積石間,曲折而行,稱龍潭江。我們就從江口的石橋邊下到這條以“江”相稱的溪澗里,向西一路探尋。一是因為溪中盡是些大石卵,跳踉其間足不沾水可以前行;二是峽谷寬不過兩丈,兩巖山坡陡峭如壁,草繩一般的小路都沒有一條,打草驚蛇后,竟無落足之處。因此,我們只能從溪石上跳踉以前。約入五百米,兩山峽谷愈加緊湊,溪床愈加陡斜,溪石愈加巨大,小顆的石卵多被淹沒,從此到彼,兩石之間的距離有時太遠,無以躍進,只能涉水才可抵達。遂踢掉皮鞋,赤腳踩石而往。溪水清涼透徹,夾山崖壁、石影、古藤、竹木,頗有異象,很是令人流連。再入五百米,山更高,坡更陡,崖更削,植被更濃,翠色更重;溪床也自西而北逐漸拐彎,溪間積石越發粗糲奇怪,行走越發艱難。前方又有一巨石擋住了去路,以為到了盡頭,所謂瀑布奇觀,原不過是子虛烏有罷了。等摸索著靠近,爬上去,才知巨石之前另有蹺蹊。仍然是溪水淙淙,斗折蛇行,不知其源深幾許。只得鼓足勇氣,繼續前行。不知進幾里,東西相夾的兩脈峰巒在極北處突然就環合到了一起,沒了出路??蓱z半日辛苦,原來是個死谷?正猶疑不定之際,只聽得水聲隱隱,轟然鳴似沉雷,急忙往前近靠,轉過隔閡視線的一嘴山崖,往西略偏:別有洞天到了,不由得發出一聲時尚的叫喊,讓聲音在空無所依之中任意開岔。只見西壁之上,一匹白練,寬約丈許,高逾十丈,從天而降,直直地垂在那里,不是一幅掛歷又是什么?這才是真正的瀑布呢!我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
    于是在瀑布下的深潭邊坐下來,側著耳朵靜靜地諦聽流水的轟鳴,仰著脖子定定地凝眸瀑布的傾瀉。好像在風暴的中心而感覺不到風暴的強烈一樣,瀑布下面待久了漸漸地倒忘卻了聲響的存在,只看著那水在不斷地傾泄,在不斷地傾泄,自上而下,跳下來,跳下來,一刻也沒有停留,一刻也沒有猶豫,仿佛真有一個偉大的目標在前面似的,仿佛真是為了一個遙遠的理想在前仆后繼著。不由得心驚魄動,引出了無限的感想:同一條河流的水,宛若兄弟一般你推我擁向前流蕩,向前,向前,不斷地向前,終于到了懸崖的盡頭,向前便是跌落,無窮無盡的跌落和粉身碎骨;你推我擁的好兄弟,他們沒有猶豫,他們沒有后悔,他們真的相信——偉大的跌落比上升高尚!
 
可愛的天空,可敬的攀援
    舜皇山植被茂密,三分之一的崇山峻嶺都被原始次生林覆蓋。走入大山之中,宛若走進了一片綠色的海洋,到處都是茂林修竹,藤蔓榛莽,繁多的種類,復雜的結構,多樣的層次,呈現出典型的亞熱帶山色風光。
    據統計,舜皇山植物種類多達1640種,國家和省級重點保護的種類就有61種,其中銀杏、資源嶺杉、水青崗、篦子三尖杉等,都是極為稀珍的物種;特別是最近又發現一種叫“桫欏”的樹蕨,是3.8億年以前恐龍的食物,竟然在舜皇山中存活至今,簡直就是“活化石”了。而且,舜皇山中林木景觀十分奇特,有著巨大的觀賞價值。比如一株叫“五子登科”的大樹,竟是三科四屬的五棵樹木從同一個樹蔸里長出,讓人匪夷所思;有一種叫“青錢柳”的樹木,果實像花一樣美麗,入秋以后,變得黃若銅錢,聚集于下垂的果穗上,百十成串,隨風晃蕩,煞是好看,每搖動一次,就有數枚飄下,人稱“搖錢樹”;還有一種叫“鵝掌楸”的奇樹,樹干魁偉,樹形若塔,花朵大過碗口,最妙的是它的葉,寬大而開裂,像一件馬褂衣,遠看仿佛有一群人在那里上演古裝戲呢,人們叫它“馬褂木”。此外,還有“無皮樹”、“國漆樹”、“蛇皮樹”……等等,真是千奇百怪,妙趣橫生。但野趣最濃的是密林中的藤蔓,它們在樹林之中東牽西繞,從這棵樹到那棵樹,從地上到樹上,一會兒是橫臥著,一會兒是垂掛著,既找不著它的頭,也找不著它的尾,讓人頗費心思。
    我一向對藤蔓植物是沒有好感的,它們柔軟無骨,它們探頭探腦,它們依附著大樹,總讓人聯想到生活中那些趨炎附勢之輩??墒?,舜皇山密林中的藤蔓讓我重新認識了這種寓堅韌于柔弱的植物。
    入龍潭江尋高掛瀑布的時候,我發現兩岸山崖間藤蔓植物特多、特粗、特長,其彎曲如虬龍,藏首露尾,屈拱似虹,頗有神秘之感,令人聯想到金庸小說中落寞大俠絕壁之上的絕處逢生,必是借了這樣一種藤蔓植物的力量,覺得這極富韌性的植物竟還有許多可愛的地方。便找了一根粗大可握的老藤,試著攀扯,果然堅韌足可載人。察看它的扎根處,四、五處垂拱著地都未入土,竟不知其根之所在。其虬龍觸須,穿過好幾棵樹冠,也不知最后所之。細看一下此處地理,高山大莽,林深蔽日,人在溪谷中行走,時值正午,猶不見一絲陽光,陰陰森森,氣象可怖。抬頭仰見的一線天空是異樣的可愛和可親,陽光的彌足珍貴就更不用說了。就是一般的喬木為了獲取陽光,都是削尖了腦袋在往上鉆,更何況是一根柔軟的藤蔓?它必得要借助于大樹的枝干往上爬,往上爬,此處被擠落下來,又攀向彼處往上爬,反反復復,曲而不折,以獲取那一份它應得的陽光。不能說是它在依附著喬木,實際上是喬木搶占了它生存的天空和陽光。這樣的搶占,在我們的生活之中,實在是太多了,我們反而見慣不怪。對于一些弱者的生存技術,倒給了有意無意地嘲笑和諷刺,甚至蔑視。
    但,我卻要輕看那些蔑視者。我要贊美舜皇山藤蔓植物的奮勇攀援。不只是傍著高大的樹木,而是傍著陽光攀援,傍著自己的夢想攀援;我要贊美這樣一種堅忍不拔的人性,對未來光明抱有永遠的憧憬,曲而不折,永遠追尋,永遠攀登。
 
壁掛和書影裸呈的夢
    巖壁上藏書繪影的傳說,流傳最廣的是湘江入湘的下游十里處叫兵書峽的地方。我曾數次到彼處游覽仰視:刀削般的巨大石壁上,綴有數處坎凹凸突狀貌,船夫指其一坎凹中疊有方磚樣事物說——兵書也,為三國時諸葛孔明征戰桂永路經所藏。我始終沒有看清,但對那個“得了兵書書開果盒,開得果盒做皇帝”的傳說留有深刻的印象。兵書當然是用來指導戰爭爭奪天下的寶物,何況是百戰百勝的諸葛孔明所留;果盒(狀貌逼真之石鼓)里儲藏的則是金銀財寶及兵士器械,有了這兩者的結合,殺伐征討,自然便能爭得王位了。湖南電視臺湘水探源劇組來拍電視,船夫向導講了很久沒有講清這個故事,我幫著補充完整。策劃此劇的著名作家彭見明點睛為:普通人心目中對至高無上的封建皇權的無限神往。這句話給我留下更深刻的印象。
    舜皇山石壁平削壯觀有象形之妙的兩處,是“舜皇壁掛”和“山院書影”。前者在楊江源,后者在紫水源。兩處的外形皆寬大厚實,光滑平整,成弧形連綿百余米,隔數十里距離相對相向,冥冥之中似在環合懷抱一個欲求圓滿的夢。
    游楊江源時,我在舜皇壁掛前久久仰視,沒有想出命名的緣由和意圖來。舜皇山是為紀念帝舜南巡狩獵駐蹕而命名,其間景觀自然會借助帝舜的光輝英名和他那兩個不辭萬里尋夫并殉情的二妃的故事來作聯想命名。但是把一面石壁上垂掛的粗不可握的藤蔓植物想象成古代皇帝龍首上垂著的像門簾一樣的飾物,因此而名之曰“舜皇壁掛”,我總覺得意象太過模糊。也不知當初由誰擬定,最后又何以得到大家的認同?總之是這一處景觀的命名,讓我對彭見明所說的話加深了一分理解。不管什么事情,大家伙還是愿意往一個“皇”字身上靠!
    紫水源上的“山院書影”在壩頭河谷。數十丈懸崖峭壁,高不可攀。壁面平削光滑,半空之中,巖乳勾勒出“山院”兩個白字,每字高約二米,寬過三尺,潑墨如神,蒼勁有力,氣勢磅礴,猶似行家所書。大自然造型如此,不能不令人嘆為觀止。但好事的人卻偏要找出一個神書圣手來,凡界的人士當然是寫不上去的,那么只能是帝舜的真跡了。為什么要寫這兩個字?為什么要把這兩個字寫在這里?自然還得編出一個有趣的故事來,讓舜皇在這里斗惡人,治邪祟,在壩頭河谷的山村院落門口寫上兩個神奇的大字守護家園的平安。傳說外面來的人,能在石壁上認讀出“山院”二字,就是好人,就可以進村;反之,只見一面白板,讀不出“山院”二字,就是壞人,就不能進村。你說神還是不神?
    另有一種說法,是講舜皇山區的孩子,打識字以后,凡能認讀出石壁上“山院”天書的,長大了必定有出息,必能做大官、發大財;讀不出這兩個字的,就只好老老實實待在山旮旯里,做平頭百姓了。這后一種說法似乎更能夠深入地方人心,更為地方老百姓樂道傳說。這不禁讓我的內心里起了一層悲哀:皇權思想的根深蒂固,做官發財的權力欲和腐敗意識的深入人心,確實不是一日兩日的事了,要改變它也不是一日兩日便做得到的呢;想到地方上的人事,想到官本位所主導著的各項時事,心里面就更不是滋味了。社會發展至今日,在普通老百姓的心目中依然是被權力中心意識所主導著,依然空缺著民主意識的席位,怎不讓人感到痛心?因此,我更愿意把“舜皇壁掛”上絕非平直的藤蔓和“山院書影”中模糊難辨的神跡理解為大自然的“草書”藝術,是對民主意識的一種隱晦的暗示;這兩彎石壁幾十里遙遙相對,環合而欲求圓滿的夢,不應該是一個專制的夢、權力的夢,而應該是一個藝術的夢,一個民主的夢,一個人性的夢。
    想起北大怪才余杰說過“沒有等來的民主,只有爭來的民主”的話來,心里面的沉重似乎又添加了幾分,必得登到一個更高的峰巒上,借山河的美景來澆胸中的塊壘,方能平靜。
 
地下之美
    地下世界也有無言的大美。不要說深埋地下的金剛鉆石之美,就是一般的礦物因其對人類的有用而時時在開發者的眼里,綻放出金光閃閃的美麗。至于在嚴實的地下,同時擁有空間和時間的美,藝術的美,則非喀斯特溶洞不可。
    舜皇山地區喀斯特熔巖成群,發育完備而又已作開發的巖洞是位于大廟口鎮東側,石嶺下的舜皇巖。此巖從初被發現到逐步開發,我游覽的次數已經很多。每次都有所得,有所悟,形諸文字卻不是每次都做得到的。游過桂林蘆笛巖和七星巖的游客,若要得一個大體上的印象,我可以告訴你:此巖在七星之上,而與蘆笛巖相左。當然具體的景觀與每個人的感受是不一樣的,若非親身經歷,舜皇巖美的內蘊,未必有幾個人能真正體會得到。而我個人的體會,已寫在了一篇隨感小文里了,謹抄錄如下——
    對應于丑陋與死亡,地下的事物總是很難為人所企及的。舜皇巖正是如此在地腹中沉寂了億萬斯年,喑啞,躁動,憤懣,漫長的憂慮煎熬和千般無奈,在鮮為人知的蒼崖青石的內核里,點點滴滴地孕育,創造積累,結凝成一個姿態萬千、幻化無窮的隱秘世界。這是黑暗所藏匿的美,遁隱的美,地下的美,沉在巖石深處的吶喊與呼喚。在困頓封閉的耐心等待中,渴望被發現的一天,渴望它自己的世界真相大白的時刻。仿佛真的相信國人甚為可疑的一句俗語:“是金子,總會有發光的一天,哪怕深埋地下?!?/DIV>
    因此,在帝舜南巡狩獵的傳說流傳到公元一千九百八十四年的秋天,在著名的五嶺之一越城嶺舜皇山系列逸出的一座山嶺上,因了偶然中的必然,幾個頑劣村童為追趕一只野兔,竟深入到這個黑暗中透著神秘與恐怖的石窟。借了微弱的光束照耀,萬年石乳滴凝而成的神幻世界,終于在人們驚喜的眼前卷起了羞怯的門簾,終于發出了它震撼人心的光焰。這是來自巖石內部的光焰,誕生于黑暗深處的光焰,是構筑這個世界多樣的豐富性的基本元素的光焰。這光焰照亮了我們貧弱的想象和無力附會的聯想。
    我們看到時間的長河點點滴滴以石鐘乳的形式,積聚幻化出玲瓏姿態,用以點醒我們酣睡于胸的對美好事物的感知。我們看到為迎來客而莊嚴肅穆的蒼松翠柏,古海搖曳的瓊花玉枝,流動著內心歡喜的朝陽瑞獅,呼嘯而下的山林猛虎,苦旅沙漠的瀚海臥駝,游戲攀援的山野獼猴,開屏煽情的孔雀,默默綻放的蓮荷,以及其他無數的走獸飛禽、花鳥魚蟲,都來這里尋到了它們應得的一個位置,至于傳說時代的人物,帝舜南巡狩獵于此駐蹕憩足,你也可以相信它必然是有過的。否則,你又何能看到娥皇、女英千里尋夫灑淚點綴的斑竹,在無風擺動中向我們講述哀感頑艷的悲凄故事……這一切,難道不都是為了激悅我們的心靈而存在著的么?
    這樣一個隱秘世界,正是大地收攏了自然萬物,堆積了世間百態,濃縮儲藏于此,又故意留下一個小小的口子,透出一點小小的秘密,讓我們借了微弱的光束引路,來探索地下深隱潛藏的美——這個世界真正無言的大美。
    我想,若不是大地故意留下一個窗口,我們將永遠無法觸及她內在的靈魂。舜皇巖或許和其他早已發現的喀斯特溶洞一樣,僅僅是一個勾起我們探微欲求的引子,對于那些我們至今尚沒有發掘的地下之美。(《舜皇巖記》)
 
老龍騰春
    若說舜皇山的氣勢磅礴,巍峨壯觀,還非得要到城墻石上走一趟不可。
    這真是一處難得一見的地貌奇觀。在舜皇山高掛嶺山脊,一列雄偉的裸巖層,高近二十丈,寬約十丈,隨山勢起伏,曲折蜿蜒達數華里以遠,宛若精心設計的石“長城”,陳列在莽莽南嶺群山之巔,抗衡歲月烽火,守護一方天地。最為奇妙的是在城墻的中段,豁開一個缺口,儼然就是城門。城門的兩側,各立著幾尊栩栩如生的石“衛士”,在那里恪盡職守地把關。而巖層的上面,另有幾處坎凹凸突的形體,輪廓分明,恰似古代的“烽火臺”。難怪人們要因形附會,把它叫做城墻石了。
    當然,要想看清城墻石的全貌,必得要選一個天氣晴好的日子,必得要早早地上路,翻山越嶺,披荊斬棘,爬上海拔1600多米的山嶺。還得要碰運氣,山巔上正是云開霧散的時候,才能一窺城墻石的“廬山真貌”。否則的話,你只能霧里看山,神龍見首不見尾。因為高山上的氣候,經常是云蒸霞蔚,煙霧繚繞,即便是爬上了石墻,也無法放眼瞭望,只能感嘆“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處”。因此,人們又把它叫做“老龍山”,把一處莫測神秘的奇觀叫做“老龍騰春”。真的,這真是一條“龍”呢!你看,那“龍頭”,高昂在山巔之上,壯美異常。特別是“龍口”,云煙蒸騰,活像是一條巨龍在那里吐云吐霧,令人莫測高深。在久晴不雨之后,只要你走進去,就能看到龍的上、下兩顎在撥開的云霧中漸漸露出,張大,煞是壯觀。人們稱之為“老龍張口”。如果細心的話,你甚至還能看清“龍牙”和“龍舌”在那里晃動,真是活靈活現。至于“龍尾”,在扭擺舞動之后,你得到幾華里以外的另一座山峰的坡腳下去找了……
    有人說,秦始皇修萬里長城,是因為他在修鑿靈渠征服南越的途中,仰慕尋訪帝舜遺跡,到舜皇山區游覽,登高掛嶺,觀城墻石,受到大自然的啟發,于是在北方修筑萬里長城,以抵御草原民族的侵擾。這自然是無稽的臆想,不足為信。但是中華民族是圖騰龍的民族,是龍的傳人,在我們世代繁衍的這塊大地之上,任何山體、河床都賦有龍脈流轉,積蓄著精氣走向。人們以“老龍騰春”的象形來比喻舜皇山高掛嶺上城墻石的獨特地貌現象,實際上也是因循了深厚的歷史文化積淀,暗寓著渴望春天渴望騰達的人生夢想和民族偉大復興的良好愿望。
讓我們默默地祈禱吧!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友情鏈接

主辦:東安縣人民政府  承辦:東安縣電子政務管理辦公室
地址:東安大道88號北201  郵編:425900   網站地圖  技術支持:開普云  聯系我們:0746-4239377
電子郵箱: [email protected]  湘ICP備16008386     湘公網安備43112202000005號  網站標識碼:4311220001

恒信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