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所在的位置 : 首頁 > 走進東安 > 文化旅游 > 原創文學
分享到:
湘江印象
  • 2016-05-27 17:11
  • 來源: 東安縣人民政府
  • 發布機構:
  • 【字體:    
——從斗牛嶺到羊角坪
    居湖南湘、資、沅、澧四水之首的湘江,是一條靜謐的河流,也是一條熱鬧的河流。
    從廣西靈川縣海陽山發源,到興安靈渠“湘漓分派”,南納諸水,北注洞庭,其間縈山渡壑,穿林越野,縱慣湖南全境,湘江行程約千里之遠??梢哉f,是淵遠而流長了。它日夜奔流在華夏母親的大地上,濤聲滾滾,白浪連天,下洞庭,會長江,滿載著沿岸人民的深情,滿載著民族騰飛的希望……
    湘江,是湖南的母親河;
    湘江,是湖湘文化所孕育和激蕩著的河流。
    湘江,進入湖南的第一個縣份是永州東安縣;
    湘江,進入東安縣的第一個地址,在紫溪市鎮淥埠頭調元村;
    湘江,從調元村斗牛嶺和對岸“分山界”峽江對峙而形成的“楚粵門戶”間流入湖南大地——
“楚粵門戶”
    明代偉大的旅行家徐霞客自永州城北八里處萍島“放舟入湘口”,“去瀟而專向湘”,行百里至東安縣淥埠頭調元渡口,放眼西南而望,看到“江南山一支自南奔而北向……江北山一支自北奔而南來,兩山夾江湊而門立,遂分楚粵之界”。南岸的山就是斗牛嶺,北岸的山叫“分山界”。兩山夾江對峙,構成“楚粵門戶” 的獨特地貌景觀,即是湘桂走廊上古楚與南粵的交界之地。
    湖南的母親河湘江就是從這里開始流入湖南省內的。這里是湘江入湘的地方,是湘江入湘之源。我們站在這個“門戶”前,極目向西,看到的即是廣西的山水田土;順流而東,田園水土則是湖湘大地。國務院勘定的界碑就戳在兩省相交的斗牛嶺突向大江的尖嘴上,成為一個標志,裁斷了陸地上多年的爭議。但是,河流卻是一個整體,不能用行政的手段在水上拉一道鎖鏈來劃分你我。水來處為廣西全州,入處為湖南東安。具體哪一點為廣西,哪一點為湖南,是絕難分清的。因而有關斗牛嶺的傳說,也就頗為耐人尋味了。
    上游兆村的人形容斗牛嶺,是一條黃牛和水牛的爭斗。水牛雖然外形龐大,卻難抵黃牛的氣味怪異,不免挫身退入江水之中,露出敗象。那前進的一面自然是象征著廣西,退的則是湖南。隔山的調元村則絕不認同這種貶損自己的附會,他們傳說斗牛嶺是一條水牛在菏澤游牧,見岸上黃牛斗膽來犯,遂昂首嘶鳴,奮起拒其門外。這自然有著湖南人自褒的成分在里面,但地方人心對待家園土地的態度由此可見斑痕。說到底,任何地理都還是人心的地理,任何傳說都還是人心的傳說。湘江也就是在這樣的地理與傳說中,從行政劃分的廣西進入了湖南,即是所謂的湘江入湘了。
    我們順水行舟,進入的是一條寬闊的長潭,是一泓幽靜的深水。但“門戶”前千米之內江水較淺,可見水下卵石與水藻。江岸左邊的高坡上土厚地廣,有良田千畝。村舍七零八落,其中張氏祖居大屋三正六橫鋪陳其間,歷明清四百年歲月滄桑,依然根基牢固,風水長存。遠遠望去高墻聳立,屋宇綿亙,門庭寬闊,檐廊相銜,于寧靜質樸之中透露出鄉土棲居的無窮詩意。江岸右邊的灘涂被遠山環合,構成田洞,近水處泥沙鋪張,天然為野浴佳境。住下百米又有小山石嘴突入江中,人稱“鸕鶿嘴”,是一處有名的石景。再往下,過渡口二里,連接著大片竹樹茂密的沙洲,叫做“下西洲”,也是一個古已有之的名字。當地人蟬聯這兩處地名景象為“鸕鶿下西洲”,并以此引出下句“大魚趕小魚”來。因為湘江入湘以后,滑行五里,即碰到了一處叫做湖口嶺的石山,從這里開始拐彎向西北蛇行。石山腳下且自形成深潭,叫“大魚潭”,又稱“石沖灣”。徐霞客曾在這里泊舟過夜。當晚,“月明山曠,煙波渺然”,竟惹起霞客的“西湖南浦之思”。
    由此也可以看出,這一帶江水浩渺,煙霞萬狀,兩岸風景美麗宜人,實為不可多得的江河勝景。而從大魚塘向西南回望,斗牛嶺與“分山界”夾江相峙, “門戶”之像朦朧而清晰,實在玄妙得很。
“第一大灣”
    從石沖灣內的大魚塘開始,湘江即轉向西北蛇行。
    大魚潭,是湘江入湘后第一處泓深無底的深淵,臨江石嶺的山跟被江水沖刷盡空,深邃幽暗,莫知深淺,就連是捕魚能手——鸕鶿也難探其底??梢韵胍?,其水下深宮為大魚最好藏身之地,因以名之。江水在這里積蓄成淵以后,從容不迫瀉灘而去。下行百米,即為母子洲。
    母子洲原本只是一個較大的沙洲,砂礫堆積,草根橫生,據說洲渚之上曾經古木參天,沙棘遍地,可惜遭到人為破壞,遂成荒島。后因江水沖洗,新沙淤積,旁邊又生成了一個小洲,人們便取了一個極富人情味的名字來命名它們,叫做“母子洲”。母子洲邊的淺瀨之上,尤多棲息覓食的水禽,野鴨子和長腳鷺鷥最為常見。五、六月春深夏淺時節,常常成群起落,或是纖足高蹈,或是長翅輕掠,竟為一時難得景觀。特別是雛鳥依母的情景,更是感人至深,倒是與雙洲的名字相映成趣。
    往下,江水便進入了一個弧形的長潭,并慢慢地自西北而向北,向北,又向東北,最后完全向東拐彎流去。這一段流程大約有十里以遠,沿岸有奇石數處,可以觀賞。母子洲以下約二里,近岸淺水中有石梁形似燕子,人稱“鳥崽石”;其下半里又有岸石巨碩豐隆,橫陳如匣,覆蓋若棺,人稱“棺材石”,二者合稱“鳥崽棺材石”,其諧音的讀法是一句十分粗鄙的野語。它是簡括淥埠頭景觀的四句打油詩的最末一句,聽起來很有一些人生幻滅無可奈何的意思。
    棺材石之下里半行程有幽澗一脈淙淙入江,交匯處且為深潭,每當桃花水發時節,大魚小魚上竄入澗,亦為奇跡。人們聯系上游的大魚潭之景,合為“大魚趕小魚”的聯句。這里已靠近淥埠頭古船塢,江面寬闊,長潭如歌,水煙似夢,有著詩畫般的境界,讓人生煙霞之思。
    讓江水放慢了腳步,積蓄,回流,形成長潭的石山叫尖峰嶺,在淥埠頭之下1里處。臨江懸崖上曾有古沉香木兩株,故名沉香崖。崖下深潭,曰沉香潭。這里有一個神奇的傳說,叫水底開蓮花。說是沉香潭下是一塊寶地,每年八月十五日,月明星稀之時,水下有蓮花,伴隨著美妙的音樂悄悄開放,有凌波仙子翩翩起舞。此情此景,若有人幸運得見,即為有福之人;若葬祖墳于蓮花開處,其后人必非富即貴。據說,真有癡人曾沉母于潭底以求富貴??梢娙诵缘挠陌?,真是比深淵還深。
    湘江在這里“清江一曲”環抱著的一個沙洲,即是伍家灣村。伍姓人的村子。在江水和江岸翠竹青叢的環撓之中,美麗,沉靜,恰若世外桃源一般令人向往的沙洲。沙洲上的土地適合種棉花、西瓜、水稻、柑橘,沙洲上的人們生活即便不宜用富裕一詞來形容,則至少也是恬淡自適的。每戶人家都備有烏篷八尺,木槳兩枚。耕田種地之余,以下河捕魚為樂。因為江水的滋潤與哺育,無論男女皆面貌清奇,線條爽朗,心地純凈,待人接物總是保持著質樸善良的本性。就像門前的大江一樣,有著廣闊的懷抱和肚量。
    人們自然便把眼前的這一灣弧形的長潭就叫做伍家灣。從母子洲算起,至沉香潭結束,約有10里水路。江面寬闊,江水泓深,豐腴得就像是一個事事遂心的美婦人。那樣一種狀態,那樣一種心境,只能感覺和意會,實在難以用言語說清楚。每年到了端午節,沿岸各村都早早將龍船升河,擊鼓鳴炮,在這一條長潭里,揮槳相竟,使一泓沉靜的河水變得浪花激濺,喜氣洋洋。而沿岸那些當年得子的人家,也必擔了“抬賀”在各個臨時的碼頭等著龍船攏岸,向船上的水手饋贈香煙、肉棕、糖果等物。那意思是自己的小孩將來在這一條河水上長大,還得仰仗眾人的關照、幫助。劃龍船的人因為這種敬獻而有了被看重的感覺,便更加起勁,把一葉長舟劃得如飛一般在水上漂過。兩岸看龍船的人也跟著大聲喝彩,個個如癡如醉,把歡樂撒了滿江滿河……
    我們若站到高處,把這一處長潭和前面的石沖灣連成整體來看,即能得到一個“S”形大灣的印象了。因為它兩次360度的大拐彎,因為它在湘江剛進入湖南境內便開始的拐彎,因為它深沉下撤的拐彎,因為它在彎曲的河谷中所沖刷出的洞天福地,我們稱之為湘江“第一大灣”,或曰“湘江第一灣”。
“沉香夕照”
    能夠看清“湘江第一灣”全景的地方除了鐵弓嶺,便是沉香崖上的尖峰嶺。
    鐵弓嶺在淥埠頭通往東安舊治紫溪市鎮半路的山岙間,湘江的東北方。高出江灣500米以上,從那里西南而望,可以遠眺斗牛嶺與分山界夾江形成的“楚粵門戶”景觀,可以看到湖口嶺一帶詭怪離奇的峻嶺形象,可以一路指點沿河而下的淥埠頭各個村莊的容貌。往東可以清晰地看出兵書峽壯觀氣派的形狀,可以看清沉香潭水底的山影,可以欣賞尖峰嶺突起的石林世界。這里,也確實是一處觀景的好去處,古人在山岙間修筑了一座接官涼亭,算是選了一個好角度。
    但是尖峰嶺上的石觀音卻比鐵弓嶺有著更好的優勢。因為它正好矗立在湘江之濱,為臨江懸崖的深厚背景。不像鐵弓嶺離江面有著三、四里的路程,略起云霧即不能看清嶺下的景致了。石觀音卻不一樣,它位于沉香崖上,其下即為流傳著“水底開蓮花”的美麗傳說故事的沉香潭和清江一曲抱村流的美麗河灣伍家灣。這里有一座聳立的石柱,因為象形于菩薩,便被稱作“石觀音”,為好事之徒信奉。從唐宋時期起即有人在這里修建庵堂,稱沉香庵,供奉菩薩,以至于香火日盛,名聲遠播,遂成登臨覽勝的絕好去處。庵堂曾屢建屢毀,以清乾隆四十八年修建的庵堂氣勢最為磅礴,有三正、四橫,共計11座。前座是“關圣帝君殿”、中座是“大雄寶殿”、后座是“關帝殿”和七級寶塔。塔高三丈有余,同治八年所建。今房屋全毀,只剩寶塔。塔身碑石上刻有清代詩人郭青蓮《觀沉香庵》詩一首:“三十二年身覺悟,四百八十戶圓通;白衣脫下無人識,明月蓮花火里紅”。此庵當年香火興旺,招引永州、祁陽、新寧、邵陽以及廣西全州等地善男信女前來拜佛求箴,特別是每年農歷九月十九日,傳為觀音娘娘的生日,兩省三州(市)數縣的善男信女,絡繹不絕,更是盛極一時,被譽為湘南的“南岳”。
    我們站在沉香庵前的空地里,往西眺望“天設湖南第一峰”——舜皇山巍峨的身影,往南極目斗牛嶺聳立的雄姿,往東遠觀兵書嶺壯觀的氣象,以及鳥瞰淥埠頭、伍家灣、湖口嶺諸村平鋪的山水田園,俯視腳下江流里往來的舟楫、穿梭的帆影,皆清晰如畫,優美如詩。從淥埠頭街面的青石板道上踟躕而來的朝拜香客,如蟻牽線,絡繹不絕。淥埠頭古船塢里的船只更是桅桿林立,至晚則漁燈點點,爛若繁星,人們用“白天千人朝拜,晚上萬盞明燈”的話來形容當時繁華的景象。
    明代著名詩人、大學士解縉在南謫途中,曾在此處歇息,并作《沉香潭山水歌》二首描述當地景色。其一曰:“溪山有逸趣,蒼崖凌紫煙。遠峰落天半,中有飛流泉”;一曰:“蒼茫掛壁出林梢,邱園四顧居人少;夕陽往往見漁樵,古木陰陰亂啼鳥;望中峰高云錦張,如此溪山猶故鄉;香潭倒影三峰落,白荻洲邊二水長;碧梧翠竹連江岸,菊隈桂嶼蒼爭亂;好景便宜白日游,年華每被青春換;寄語溪山如有情,氤氳佳氣常鐘靈;山中美酒置千斛,待我歸來尋舊盟?!眱墒自娋鶎O埠頭沉香潭景觀大加贊揚,且借融情入景,抒發了自己南謫以來第一次因山水而舒展的心懷,這也從一個側面印證了淥埠頭山水的美麗壯觀與動人之處。難怪游遍祖國好山好水的大詩人都要感嘆“如此溪山猶故鄉”了。
沉香崖上立有方形石碑一塊,上刻“沉香月影”四個浮雕楷書,象征著此地景觀:“清風明月,銀波蕩漾;月影浮沉,蔚為壯觀”;在另外一塊崖石上又刻著“我心非石”的佛家隱語。其實,沉香崖觀景以夏日傍晚時分為最佳。此時,夕陽西下,霞光萬道,大江溶溶,遠山隱隱,美麗異常。故曰“沉香夕照”。
“得到兵書開果盒”
    湘江從沉香潭瀉下以后,滑行約五里,便到了兵書峽河段,當地人叫做白灘河。江南岸石嶺稱兵書嶺,北岸為蔣家嶺,兩嶺夾江而成大峽。
兵書嶺臨江懸崖,高百余米,上有坎凹處,堆疊著四枚黑色長方形石塊,形狀奇異,酷似四卷巨書置于懸崖上。清·道光《永州府志》載:“崖石上有兵書匣,峻峭不可攀躋?!眰髡f兵書嶺的兵書為春秋時期的著名軍事家孫武隱居湘江時所著,他帶走一部,用以實踐,即后世所謂《孫子兵法》,其余五卷置于兵書峽石臺上。到戰國時,孫武后人孫臏又取走一部,并加進自己的實踐體會,即《孫臏兵法》。東漢時諸葛亮征戰桂林、永州一帶,曾取下下余四卷閱讀,因此受益,幫助劉備建立蜀漢政權。但諸葛亮為人謹慎,從不抄錄,到離開東安時,又將兵書歸還原處。至明代時,有藍姓東安知縣,因為人貪婪,被人稱為“狼太爺”。此人曾盜取四卷兵書,深夜乘船溜走,準備進獻朝廷,想得個進寶狀元。船至洞庭湖時,他覺得安然無事,便打開兵書來看,正好讀到“風可助兵”一句,驟然間狂風大作,翻江倒海,狼太爺便船毀人亡,葬身魚腹。洞庭龍君視四部兵書為天機不可泄露,親自沿江送回兵書峽,并把它們化為巨石,從此再無人搬動。明·解縉有詩贊曰:“百尺蒼崖吼石麟,兵書匣在楚江濱;人心只是推諸葛,木石無神自有神”。
    兵書峽對面江北岸有圓石,形狀若大鼓,稱“果盒山”。傳說果盒山內儲有金銀財寶、軍士器械,只要取得兵書嶺上的兵書,就能打開果盒山,得到里面的金銀財寶和軍士器械,然后殺伐征討,即可取得江山。民間稱“得到兵書開果盒,開得果盒做皇帝”。從這一傳說里,我們可以看出,地方人心對至高無上的封建皇權的無限向往。
    或許正是受這樣一個傳說的鼓勵,淥埠地方在清王朝鬧太平天國之際,出了一個天地會首領,叫朱洪音。他本是一個貧苦農民出身,年輕時做過木工,“頗習技擊”,秘密加入了天地會組織。在清王朝忙于對付太平天國之際,于清咸豐二年(1852)與廣西人胡有祿聯袂在廣西南寧舉行武裝起義,聚眾萬余,在廣西灌陽建立“升平天國”,自稱“鎮南王”。后轉戰湘桂邊境達五年之久,未成氣候;又因曠日久戰,給養不支,會眾散去。朱潛于山谷之中,繼續傳教,并于同治十三年(1874)在耒陽再次策動起義,不幸落入敵手,遂從容就義?,F在,對于洪秀全領導的“太平天國”運動的歷史功績的評價,在上升到最高點以后,正回落到一個更加科學的立場上來,有了一種客觀、全新的認識;而對激蕩于這股洪流之中的朱洪音領導的“升平天國”起義,我們當然也應該用一種全新的歷史觀來看待。除去其反對階級壓迫的斗爭性質以外,這樣一種泥沙俱下的革命,其實只是一種改朝換代的努力,充其量不過是平頭百姓對封建王權的舍命追逐而已。對于整個社會民主進程的推動,似乎毫無進步意義可言。
    因此,當我聽了這個“得到兵書開果盒,開得果盒做皇帝”的傳說故事以后,不禁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一渡兩河三攏岸”
    從兵書峽往下,湘江在兩岸連綿的青石嶺陪伴之下,逐漸走向開闊。山脈也由青石嶺逐漸過渡為低山丘陵,石門砥是這兩種地形在北岸過渡的標志。石門砥上的山嶺十分陡峭險峻,土地脊背異常。舊時,農民種的是天水田,十種九不收,往往無錢糧繳稅。石門砥以東數里,始有生長樹木的土山和較為開闊的田洞延伸。其過渡處有一堵斷崖,巍然聳立在湘江之畔,崖壁高約十丈,表面平整光滑,可書寫文字。崖下有一條崎嶇小路蜿蜒,為江岸陸路通道。這一處崖壁有一個十分有意思的名字,叫“免糧崖”。傳說三國時諸葛亮據桂林、永州,駐扎在紫溪,劉備前來探視,石門砥劉家一后生得知消息,事先用蜂蜜寫了兩句話在路旁石崖上,第二天劉備路過,見石壁上爬滿螞蟻,形狀恰如一行文字,不禁脫口念出:“山高嶺陡,免除皇糧”。這時,躲在一側石縫里的后生趕緊跳出來,跪在劉備面前大聲答道:“謝主隆恩”。劉備金口一開,自然不好收回。從此,這一帶就不再需要交糧稅了;后來推而廣之,江南地區的旱土地一概免交糧稅。人們為了紀念這個劉家后生,便將這塊斷崖叫做“劉家免糧崖”。
    免糧崖以下五里,有水仙宮佇于江岸,曾是江畔社塘村丁姓居民祭祖神廟,后逐漸演變為當地百姓祭祀湘江水神的所用,今存正屋三座,為清乾隆年間所建。傳說廟前曾立有二尊大石獅,每尊重五、六百斤,是丁氏后人中一個綽號叫“鐵錨兒”的大力士,在全州跟人打賭比武贏得,他用一根木棒兩段船纜將石獅挑上船,運回社塘,立于祖廟前。威風一條長河達數百年之久,后毀于文化大革命。今廟前臨湘江河堤上孑遺古樟樹二株,雷劈后復生,景致非常奇特。右邊樟樹的側旁立有“南佛阿彌陀佛”石像一柱,據說極為靈驗,往來之人多有朝拜。廟后一株,經雷劈火燒,中部完全虛空,卻仍然枝繁葉茂,生命力旺盛。行船至此,不能不為它們的蒼茫遒勁吸引眼球,并上岸觸摸其古老的身軀,感嘆歲月的無情和古樟生命的堅韌與頑強。
    再往下,便是到了紫水入匯湘江的地方了,叫大江口。發源于紫云山洋禾坪的紫水古稱大陽川水,是湘江的一級支流。流經東安大廟口、紫溪市、白牙市、井頭圩等鄉鎮,于大江口鄉大江口村匯入湘江,流程近百公里,落差一千伍佰多米,流域面積亦近千平方公里,占全縣面積三成有余,是對該縣人民生產生活影響較大的河流之一。大江口地形及水文條件,同漢江與長江交匯處的武漢極為相似,故當地人稱之為“小武漢”,曾為東安境內湘江四大碼頭之一。是官府鹽運要道,各種貨物在此交易,十分繁華;岸邊有老街一條,青石板鋪地,現仍有遺存;半島上亦建有寺廟,已被毀。這里有一個有趣的故事,就是“一渡兩河三攏岸”。相傳清乾隆年間有甲、乙兩秀才從東安到永州趕考,一路上吟詩對對子,很是愜意,他們以湘江沿岸的幾處碼頭地名為題材,各出一聯,綴成一對,叫做“大江口小江口是非只因多開口;淥埠頭老埠頭煩惱皆為強出頭”, 倒是對得絕妙。而且,也有幾分意思。但是甲秀才以大江口景象出了一聯,卻把乙秀才難住了。紫水在大江口入匯湘江,凡過往行人,只要乘坐一艘渡船,就可以在大江口街、塘壩街和楓木山村三處碼頭攏岸。甲秀才觸景生情,吟出上聯:“一渡兩河三攏岸”;乙秀才聽了竟瞠目結舌,答不上來。恰巧河邊有 一個種菜的農民,聽了甲秀才的上聯,大聲答道:“七蔥八蒜九苕頭”,惹得過渡的人哄然大笑,把個乙秀才羞得成了紅臉關公。這付上聯直到現在,仍沒有人對出一句貼切的下聯。但是,“一渡兩河三攏岸”卻成了大江口水文地形最為準確精當的描繪。
    石期市湘江電站大壩修建后,湘江水位抬高,紫水入匯湘江的口岸地段水位亦隨之抬高,這里已成為停泊船只的天然良港。
“春江對驛門”
    明代嚴嵩在進士及第后做翰林院編修官期間,曾有一次溯湘江南行的漫游。這時,距他擔任武英殿大學入閣專攬朝政成為一代權奸,還有二十多年時間,可以說還是一個清修的知識分子,還保持著相對純凈的天性,吟風弄月,所作詩詞歌賦格調還算不錯。在經過湘江石期驛時他寫了一首《石期驛送本李明府》的詩:“清苦東安令,必期得共論。官者銅綬貴,貧異布袍溫。野樹依巒峰,春江對驛門。天涯一攜手,風雨送離樽?!庇趦A訴離愁別恨之際,帶出了石期驛附近的山光水色和風土人情,給人身臨其境之感。特別是其中的“野樹依巒峰,春江對驛門”兩句更是鮮活生動,歷歷在目。
    湘江從斗牛嶺與“分山界”夾江形成的“門戶”間進入湖南,流到石期驛(今石期市),已有近五十里流程了,再行五十里,即要在永州芝山城北八里處的萍島匯合她的第一條大支流——瀟水,合稱“瀟湘”。在石期驛,她也接納了一條小支流,叫“石溪”,并于兩水交匯處拐了一個180度的大彎,形成了“春江對驛門”的美景。明代偉大的旅行家徐霞客在他的游記中對此情景進行了很好的描述:“由掛榜下舟轉南,行二十里,上西流灘。又十里,石溪驛(石期驛),已屬東安矣。有東江自南而北,注于湘,市廛夾東江之兩岸,有大石梁跨其口,名曰復成橋,其水發源于零陵南界,船由橋下南入十五里,為零陵界。又二十五里,為東江橋(東湘橋)。其上有小河三支,通筏而已。按《志》:“永水出永山,在永西南九十里,北入湘?!奔创怂疅o疑也。石溪驛為零陵、東安分界。石溪,考本地碑文曰石期;東江,土人又謂之洪江,皆音相溷也。石期之左,有山突兀,崖下插江中,有隙北向,如重門懸峽。山之后頂為獅子洞,洞門東南向,不甚高敞。穿石窟而下一里,可透出臨江門峽,惜時方水溢,其臨江處既沒浸中,而洞須秉炬入。先,余乘舟人泊飯市肉,一里扳山椒而上,徘徊洞門,恐舟人不余待,余亦不能待炬入洞,急返舟中。適顧仆亦市魚鴨入舟,遂帶雨行。又五里,泊于白沙洲。其對崖有石壁臨江,黃白燦然滿壁,崖北山巔,又起一崖。西北向有庵倚之,正與余泊舟對,雨中望之神飛,恨隔江不能往也?!边@一段文字讓我們明白了今“石期市”之名是從明代郵驛——石溪驛一名演變而來,也清楚了石溪就是作為永州命名理由的“永水出永山”中的“永水”。至于獅子巖,清光緒《永州府志》載:“驛路所經,有三洞,第一洞有石如磐,第二洞有石如碓,第三洞有穴如月,皆異境也,古有朱陵寺,宋謫相寇準有詩”??茉娙娜缦拢骸八略谠程渫?,門開古洞俟。山深微有徑,樹老半無枝。望遠云常瞑,淡空日易移??謿w金鳥去,還失白蓮期?!逼渲家膺€在通過對地方風物的描繪,以融情入景,抒發胸中的一縷感慨。
    清乾隆十三年(1748),縣人又在石溪驛湘江船塢東側河畔的一塊巨石之上,修建了一座七級浮屠,用以紀念大成至圣先師孔子。塔高24米,基座寬10米。塔外砌青料石,內砌青燒磚,七層八面,每層上方砌有出檐和斗拱。下層正面有一小門洞,人能爬出,其余各層內砌實,人不能登頂。每層每面均有四個小券門裝飾。讓“春江對驛門”有了一個更為具體的人文標志。
    二十世紀七十年代中、后期,勤勞、勇敢、智慧的東安人民在古石溪驛上游的羊角坪截湘江而修筑電站大壩,建造了湘江干流上的第一座水電站,裝機容量達1.5萬千瓦,年發電量為1.1億度,集灌溉、發電、航運于一身,被譽為湘江明珠。從羊角坪到白灘河河段水位上升,形成一個巨大的人工水庫,庫容達1820萬立方米,平均水面寬度381米,壩水位117.2米,江水最深為18米,沙灘水深為1.5米,枯水期間也能保持壩水位116米以上,水深最大季差只有0.5米左右。整個河段水位落差小,水流平緩,水量穩定,水面寬闊,水質較好;再加上水面小氣候效應,使庫區氣溫趨于溫和,具有夏季涼爽、冬季溫暖的特點。
    如此得天獨厚,“春江”、“驛門”景象,亦為之更新。讓漫游者,不再有“清苦東安令”之嘆!
相關政策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友情鏈接

主辦:東安縣人民政府  承辦:東安縣電子政務管理辦公室
地址:東安大道88號北201  郵編:425900   網站地圖  技術支持:開普云  聯系我們:0746-4239377
電子郵箱: [email protected]  湘ICP備16008386     湘公網安備43112202000005號  網站標識碼:4311220001

恒信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