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所在的位置 : 首頁 > 走進東安 > 文化旅游 > 原創文學
高巖問水(外一題)
  • 2016-05-27 17:11
  • 來源:
  • 發布機構:
  • 【字體:    
    高巖,十多年前是一個小村子的名字。村子在山的褶皺間演繹歷史。村前的高巖河像一條金龍,不畏艱難,不畏大山的層層阻隔,東奔西突,呼嘯著奔向紫溪,奔向湘江,奔向大海,用涓涓細流滋潤兩岸的田園、莊稼和村莊,滋養兩岸的山民、牛羊和文化。
    如今一座五十多米高的大壩攔腰截斷高巖河,水位抬高,高峽出平湖,綿延十余里。高巖已不再是昔日的高巖了。高巖之水已成為高巖之魂。
高巖之水很美麗。美在自然,美在和諧,美在奉獻。   
    高巖之水,正常年景都在五千萬方以上,清潔無染,清新無香,透明無塵,美得自然。如果你來到大壩,放眼望去,兩岸青山對峙,夾出一帶綠水,碧波蕩漾,波光粼粼,一葉小舟從山那邊駛來,不釣寒江雪,卻也詩意盎然。低頭看近水,淺處水清見底,纖塵畢現;深處雖然看不到底,但流動著的柳葉似的魚兒渾身晶瑩透亮,精靈似的往來穿梭,攪破波光和流云,讓你如醉如癡。高巖的水,很綠,綠得異樣,綠得特別,綠得沒法言說。隨著深度不同,水就在這原色上魔幻出無窮的色彩。入庫之水,淡綠而帶有點嫩黃。陡巖之水,深綠如墨而神秘莫測。河中之水,清綠澄碧而欲手掬豪飲。一江之水,色彩分明,雖不象九寨溝的五彩池,五彩斑斕。但有五彩池的清純透亮。          
     高巖之山,因水而朗潤,而靈秀,而蔥蘢.,因水而顧盼生輝,流轉生動,多了許多濕漉漉的詩意與想象。水成了和諧之水。你瞧!高巖大壩腳下的險峻山巖刀劈斧削似的,水在下面嘩嘩流動,雨前潮濕,墨黑一片,號稱“絕壁青簾”。壩右是一堆巍峨的石山,浮在一湖碧波之上。山上灌木瘋長,像兩尊相依相偎的睡獅,守護著高巖日夜平安。遠處山嶺蜿蜒連綿,像向日葵的花瓣,一半在水上,一半在水下。水上的朦朧,水下的清晰,比起西湖的雙橋臥波,更多孔,更大氣,更氣派。兩岸的石山更是別有一番景象。有兵傭陣、仙人棋臺、奔龍壁、水入天門、夫妻盼子等景觀。兵傭陣,一般冬季才能看到。.因為春季水漲庫水位抬升,石山被淹在水下,被“餓”得很的高巖水日夜洗滌,春夏難見尊容。今年春季降水少,高巖儲水不足,兩岸被水“咬”過的石山裸露。有的發白,有的發黃,犬牙交錯,奇形怪狀,似兵如馬,沿岸排開,活脫脫兵傭陣。仙人棋臺,獨立于水上,寬底修腰,上有平臺。數株雜樹承天露而繁茂,令人生無限遐想,真想過過那“山中方七日、世上幾千年”的仙人癮。 
    上善若水。高巖之水,也是一種文化之水。它川流不息,利萬物而不爭,千百年來,都是給予而不是索取,造福他人,磨練自己。  
    今年六月,我隨詩社的同志到高巖,看了高巖之水。我無法忘記高巖之水及其浸洇出來的高巖文化。在高巖下游有很多流傳千古的名勝古跡,廣利橋、喜鵲含梅、張飛嶺、孔明點將臺、漢營古跡、吳公塔……這次我們一睹了“喜鵲含梅”的風采。據說“喜鵲含梅”是大舜皇帝賞給東安的十寶之一,是一塊高約2米、寬約60公分的大石碑。一塊青石中間天然生有一株白色的梅花樹。梅花枝上一只喜鵲嘰嘰喳喳,含梅傲雪。絕非人為雕作,完全是自然形成。過去曾在寺廟里供奉,文革時破“四舊”,寺廟被毀,石碑被抬至一個小村子做橋,橋下流著清清的高巖之水。如今,喜鵲已展翅高飛,留下梅花伴著潺潺流水,迎來送往,堅守歲月,獨自流芳。
    高巖之水滋養出來的高巖人,更是質撲自然,風光無限。劉生忠老人提議去一趟荷葉塘村,得到同行的附和。劉老上世紀五十年代末曾下放到此與當地百姓結下了不解之緣。這次游高巖自然是故地重游,頗多感慨。車子在荷葉塘村部停下,不遠的池塘,荷葉田田,揭示這個村子永遠的名字。村辦公大樓已有一些年份了。我們事前沒有給任何人打招呼,可是村辦公大樓右邊的一間房子里擠滿了老人。他們全在高興地看電視節目,享受夕陽。聽說當年的劉科長回來了,一位七十多歲的老人站起來,蹣跚地來到劉老身邊,上下打量,緊緊握住劉老的手,久久不肯松開,互道昔日的美好時光。老人說劉老當年英俊瀟灑、文采風流,與老百姓貼心貼肺,至今記憶猶新。劉老說,當年老人們個個年青漂亮,聰明能干,丈夫外出或當兵、或修鐵路、或修水庫,但她們都拿得起放得下,一手包攬家中事,一手從事社會活動,出現了“十二寡婦奔合作化”的良好局面,永遠難忘。劉老在老百姓中吸取營養,充實自己,提高自己。臨走時,劉老給老人留了電話,并邀請老人們到東安做客。好久沒見了的魚水情五十年后重現,令人耳目一新,感慨萬千。
    上世紀九十年代在高巖開山鑿石修建高巖水庫電站,曾創造了“艱苦創業、無私奉獻”的高巖精神,也影響著荷葉塘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和世道人心。如今,荷葉塘不管天干火旱,也不管陰雨連綿,始終風調雨順,經濟增長,物質和文化建設異彩紛呈。村民有的出錢辦醫院,負責醫師的工資。村里統一到縣里購藥,醫師看病不收費,藥費照本支付。有的出錢修水泥村道,只需百姓出力理事。有的出資資助老人和貧困戶,讓傳統文化長久在村里生根開花。你追我趕比奉獻,共建人文美家園。
    水即是財,財即是水。高巖之水嘩嘩地帶動水輪機發電,讓一片天地明亮發光,告別煤油燈歷史;高巖之水靜靜地流淌,讓一萬九千畝稻田水旱無憂,年年豐收在望;高巖之水細細地滋潤,讓下游二十萬人口生活美滿,充滿生機。近聞,政府為民辦十件實事,要將高巖之水引入縣城,滋養千家萬戶,成為飲用水,讓“魚水”關系永留人間。高巖之水能承受如此重托嗎?
 
 
懷念涼亭
 
    也許是對涼亭有種特別的感情,每當人們說起涼亭,或者每當自己在涼亭里坐下,心里那種難已忘懷的涼亭情結便抑制不住,情動于心而發于言。
    記得小時侯到鎮中學讀書,鎮四周都有涼亭。東有快來緩去亭、南有井渴塘亭、西有蓮花庵亭、北有雞腳亭??靵砭徣ネだ飵追瞄郝?,1981年整修石柱改為水泥柱子,已堙沒。蓮花庵亭,又名儀善亭。據說是一名古人連續娶了五房太太,竟無一人為他生下一男半女,后在道士點化下于此建亭。自住蓮花巖中,燒茶送水,積德行善數載,終于有了繼嗣。蓮花亭位于小鎮通往大江口小江口之要津、上界頭下界頭之西南,因此亭內有聯:大江口小江口是非只因多開口,上界頭下界頭煩惱皆為強出頭。雞腳亭,沒有楹聯也沒有傳說,但在我的印象中卻很深刻。因為本人生平中有4年幾乎年年經過此亭。亭兩端是兩堵墻,墻下有兩個門洞,路從門洞穿過。左右六根石柱很有一些氣勢。兩邊有六個連柱座椅,椅旁有四個石缸,缸旁掛著幾個竹簞。偶爾也有善男信女燒茶擔水,積德行善做好事。挑腳賣擔、過往行人于此歇腳乘涼、息辛解渴、躲風避雨,沒有不感激造亭之熱心人士,體諒他人、奉獻自己之精神。那時時興勤工儉學。學校開山造田辦農場、半工半讀育新人。我們每天早上一擔農家肥,在雞腳亭歇肩,聽禽鳥哭泣、凄凄慘慘。下午回家在雞腳亭侯人,看“清風明月無人管,流水行云任所之”,羨慕極了。
    自此,對涼亭的感覺很特別。每到涼亭處,總要坐下來享受一番。每當讀書讀到有涼亭的地方,總要停下來細細咀嚼。讀元人王實甫的《西廂記》,崔鶯鶯在“碧云天,黃花地,西風緊,北燕南飛”之際,十里長亭送別張生應試,一對佳人在長亭送別,那離情,那別緒,弄得七尺南兒兩眼酸酸。涼亭乃離別之地,有情人腸斷之所。讀歐陽修《醉翁亭記》,醉翁亭翼然立于泉上,環滁皆山,西南諸峰,林壑優美,歐陽修宴酣,得山水之樂,得之心而寓之酒,那山水之樂,那自然之樂,直叫人禁不住把酒臨風,寵辱皆忘。涼亭乃遠離紅塵,寄情山水之處。讀王安石《烏江亭》詩“百戰疲勞壯士哀,平原一戰勢難回。江東弟子今雖在,肯與君王卷土來?”和杜牧題《題烏江亭》“勝敗兵家事不期,包羞含恥是男兒。江東弟子多才俊,卷土重來未可知?!蹦窃伿分?,那懷古之情,直叫人從中吸取教訓,偶有所得。涼乃存史之地,明志之所。讀蘇軾《喜雨亭記》,26歲的蘇軾在風翔簽判任第二年于府廨之北修葺園亭,適值春旱,正當三月園亭落成之時,天降大雨,“官吏相與慶于亭,商賈相與歌于市,農夫相與忭于野,憂者以樂,病者以愈而吾亭適成”,名為喜雨亭。那久旱得雨的喜悅心情,那憂樂與共的襟懷,直叫人敬佩其為人。涼亭乃避雨飲茶、歇腳乘涼、行善積德之處。
    今年七月受托陪《舜峰詩社》劉生忠老人到幾個涼亭抄楹聯。劉老70高齡,但老驥伏櫪、志在千里,意欲將縣內古涼亭楹聯匯編成書,存史和留與后人借鑒,搶救即將失去的文明。這正是本人涼亭情結的解開之機,欣然前往。我們走了5個涼亭,倒塌無蹤影2個,僅立五根石柱1個,青瓦橫條塌于地1個,1個在1983年進行了一次維修但也崩塌得差不多,4根石柱均無楹聯。劉老不死心又走了3個涼亭,1個留下遺址2個完好。一個是建于清光緒20年的龍口亭,亭上有3副楹聯。據傳為當地名賢文光普撰寫,兩聯行書一聯草書,筆力遒勁,入石三分,聯好字好雕刻工夫好。它們是:“喜來者來往者往,可止則止行則行”?!爱斍氨闶窍⒓绲?,過后定無渴口人”?!罢f什么陰功也不過節勞途中差勝柳遙分蔭緣,捐些須小飲即無難解渴道左何煩竹里喚樵青”。一個是建于上世紀四十年代的仁壽亭,也有三聯:“一曲鷓鴣夜月曉嵐添客思,漫天風雨馬蹄車輻為誰忙”?!奥碾U正如夷莫駭言馬跡成潭虎頭當道,有心不怕遠且坐看象鼻卷水龍口噓云”?!靶№嬊俺痰饺缫馓帒h,驟馳疑險道得息肩時且小休”。
    其實,涼亭是一道很重要的人文景觀。不管是風景亭,還是路亭、橋亭、渡亭,也不管是四腳亭、六角亭,還是八卦亭。它們都發揮了很重要的作用,完成了很重要的使命。它們也是文人施展才華、寄托情志之地。很多楹聯聯文奇特,書藝精湛,用典自然。撰寫者心馳神往,充分發揮想象,借景抒情,情景交融。你聽:“為名忙為利忙忙里偷閑且到涼亭坐坐,勞心苦勞力苦苦中作樂漫將笑語談談”?!暗俏?,天空心遠,看八面遠山,萬家燈火;凌霄漢,氣爽神清,對一亭風月,四季景花”(昭通八角亭)?!八拇蠼钥?,坐片刻無分你我;兩頭是路,吃一盞各自東西”(沈陽儒美橋亭)?!爸裼皰唠A塵不動,月穿潭底水無痕”(樂山大佛竟秀亭)?!皟赡_不離大道,吃緊關頭須要認清岔路;一亭俯視群山,占高地步自然趕上前人”(東安舜皇山雷劈嶺亭)。這些涼亭楹聯集意境、哲理、趣味和韻律于數字之中,并且意境之深邃、韻律之和諧、想象之高遠、內涵之豐富,不亞于詩詞歌賦。怪不得劉老在編寫《古今詩人詠東安》之余想到了涼亭楹聯。
    如今絕大多數涼亭已去,劉老尚在。有人曾為劉老抄楹聯題詩:“赤日炎炎上嶺坳,不為名利不為鈔。汗流浹背尋勝跡,天下楹聯一筆抄”。我想,劉老應該是一座無形的現代涼亭,若干年后我還會懷念涼亭。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友情鏈接

主辦:東安縣人民政府  承辦:東安縣電子政務管理辦公室
地址:東安大道88號北201  郵編:425900   網站地圖  技術支持:開普云  聯系我們:0746-4239377
電子郵箱: [email protected]  湘ICP備16008386     湘公網安備43112202000005號  網站標識碼:4311220001

恒信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