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所在的位置 : 首頁 > 走進東安 > 文化旅游 > 原創文學
游在高巖
  • 2016-05-27 17:11
  • 來源:
  • 發布機構:
  • 【字體:    
    在紫水河的中上游,有一個地方叫高巖。一條小河北來南往,兩邊夾著巖石凸突的山峰,一個地勢雄奇景色瑰麗的小地方。
    1991年深秋,1800名水利建設者聚集這里大會戰,開山辟石,攔河筑壩,機聲隆隆,炮火連天,熱熱鬧鬧只過了兩年,一條高齊巖頭的攔河大壩就橫亙在人們的眼前,接著是蓄水、發電、分洪、灌溉……一個集多種功能于一體的水利工程多方位服務于民的同時,也徹底改變了這里的面貌。
    高峽出平湖,綿延十余里。自然景觀被改造,被組合,被裝幀,又是一方新天地,更有一番新氣象!
    去年“國慶”長假,在別人趨之若鶩于名山大川之時,青年畫家唐君和詩人文君,約我作個“三人行”——游高巖!
 
游在高巖,我們走進詩情畫意
    仲秋是個沉穩的季節,這天的天氣十分地晴好。
    我們租坐在一條機動的鐵皮小船上。船的腹腰有一個小蓬,蓬內有幾張木凳,幾件炊具,還有一張簡易小床。船主是個急性子小后生,我們一上船他就將速度放得很快,平靜的水面上被尖尖的船頭拉開兩條長長的波紋,與小船組成一個極大的箭頭,急切地往前射去。我們畢竟不是趕路的過客。我對小后生說:“老弟啊,我們是來游覽的,走走看看,船快了不行?!?于是開船的小后生將船速放慢。
    有人說,游山玩水,亦如做學問一般,最忌淺嘗輒止,細觀才有感觸,深思才有體會。
    確實不錯,游在高巖,細品慢嘗,處處有詩情,處處有畫意。古人看山、看水、看天空,依了顏色辨季節:山是春英夏蔭,秋毛冬骨;水是春綠夏碧,秋青冬黑;天空是春晃夏蒼,秋凈冬黯。今人看山、看水、看天空,與古人的感覺差不多。正值仲秋,近處的嶺崗嫩寒初染,有蔟蔟片片的紅葉點綴其間,只是遠山無紋,顯得朦朧而幽深;腳下的水碧綠碧綠,清澈能看見游走的魚兒,只是遠水無波,依稀有云的飄動山的倒影,仍然顯得朦朧而幽深;幾朵白云從頭頂揉抹而過,秋凈的天空一碧如洗,纖塵不染。小船載著人游,景物牽著心走,應目會心,頗有感慨,感慨有如西晉陸機在《文賦》中所言:“遵四時以嘆逝,瞻萬物而思紛,悲落葉于勁秋,喜柔條于芳春?!泵魅俗S烂饔袃删湓捳f得透徹:“身與事接而境生,境與身接而情生?!比送?,雖然都可歸屬到文人騷客之類,因為所從事的工作不同,平時興趣愛好的不同,因而對眼前的物事的拮取有所不同,感情亦有所不同?!巴镌粕耧w揚,臨春風思浩蕩?!蔽移綍r玩著寫小說,心氣較野,最向往天空的高遠,心境放飛著總是無拘無束,沐浴在秋日的陽光下,望著白云在藍天下悠閑飄過,腦際里竟然粘連出了一個兩個人物以及一個兩個無數個情節來,同時也生出欲速不達欲飛不能好些遺憾來——現實中,人哪能像云自由自在地飄呢?甚至還沉入詩圣杜甫的《秋興》之中,大有“波漂菰米沉云黑,露冷蓮房墜粉紅”的失落。
    作畫的唐君似乎總把注意力放在遠近的山里。他坐在船頭,手里執一支鉛筆,似乎要將目光所及大小山峰統統速寫到跟前的畫里。間歇里談話,也都是一些由山及人的理念。他說宋代山水畫家郭熙說,山得水而活,得草木而華,得煙云而秀媚;山無云則不秀,無水則不媚,無道路則不活……比如說中國古代山水畫家展子虔的《游春圖》,比如說法國風景畫家、巴比松畫派創始人之一盧梭的《森林中的路口》,無不借用水、煙云、草木以及道路來寫山的精神,山的靈性,這就好比一個人,只有得到各方面的幫助、成全,他才成為一個完整的人。遠水無波,遠山無紋,這不僅是古代畫家畫里的經驗,也是我們眼前的寫照。畫山如交友,了解不透,交往不深,是不能成為好朋友的。做人就得好好做人,就如古人作畫所要掌握的比例,所謂畫山,要講究丈山、尺樹、寸馬、分人;所謂畫人,要講究立七、坐五、盤三半。超了規矩,就不成方圓……
    文君是詩人,眼光一直在山與水之間跳動,因景生情,情在景中,“詩路”總在眼前心中韻動。聽唐君話山話人一番,對于做詩做人也有一番見解。他說劉熙載曾說,山之精神寫不出,以煙霞寫之;春之精神寫不出,以草樹寫之。故詩無氣象,則精神亦無所寓矣。作畫如作詩,作詩如做人,都要有精神有靈魂,有主心骨,絕不能信手涂鴉,無病呻吟……在與文君往常的交往中,覺得他最崇拜的古詩人有杜甫、但丁以及現代詩人昌耀、海子,如今雖是寄情山水,一定還在思考著人生。
    小船畫著“箭頭”慢慢前進,兩岸青山相對而出,適才朦朧幽深的山影依次清晰起來,高大魁偉起來,間深之處,有幾股霧氣升騰而上,被輕風卷著,像素錦一樣披向山腰,蒙上山頂。開船的小后生說,天涼地熱,那霧氣出自地下的溶洞。小船經過一截寬闊的水面,四周被山環繞著,似乎沒了去處。難道這水面就此打???就在我們迷惑之時,小后生將尾舵一擺,船頭向左,前面豁然開朗,別有洞天。小船從一處高聳的巖石前經過,小后生指著船下的水面:“這下面原有一個道觀,叫白燭觀。前面不遠,還有仙人棋臺,還有奔龍壁……很好看的景致呢!”
 
游在高巖,我們走進遙遠的故事
    仙人棋臺,其實是獨立五六十米的巨大石柱,寬底,修腰,頂上有個小平臺——仙人們對弈的地方。刀劈斧削,水土全無,可棋盤的四周長著好些灌木,枝繁葉茂,很是離奇,想來它們是承天露而生長。
    奔龍壁,臨水而立,一面高約四十米、寬約五十米的巨幅石壁。壁面光潔如洗,上有一條好似能工巧匠雕刻出來的巨大奔龍,龍頭、龍爪、龍眼、龍尾,形容兼備,栩栩如生。
    ……
    水下的白燭觀已無法瞻仰,但眼前的石柱石壁,總讓我們的心為之震撼。大自然的造化就是那么神奇!
    在這不算寬闊的水面上開船,但畢竟是“跑江湖”了,所以小后生很能侃。在白燭觀之上,在仙人棋臺之下,在奔龍壁之前,小后生依次向我們侃了有關白燭觀、仙人棋臺、奔龍壁三個非常古老的傳說。
    ——很久很久以前,這白燭觀里供一尊太上老君,住了一個老齋公,還有一只大黃狗為老齋公做伴。老齋公一心向善,一年里除了春夏秋冬組織四方信徒做四次大的齋會,除了隔三差五外出為各處亡靈設個道場作個超脫,余下時間就讓大黃狗居觀看守,自己操一把鐮刀出外砍路,將道觀通往四里八鄉的道路砍修得光潔明亮,雜草全無。一年夏天,久晴之后遇上暴雨,一落就是一天。老齋公化齋回來已是傍晚,瞻前河水猛漲,顧后山水傾瀉,天地之間似乎還要發生一些什么事情。老齋公沒管得太多,徑直進觀,菩薩之前上了線香,長明燈里續了青油,就開始做齋飯。就在老齋公吃齋飯之時,那大黃狗叼了飯勺就往觀外跑,老齋公氣不打一處來,就急起直追,才到得觀前的一方坪場,猛聽得身后一聲巨響,回頭一看,道觀被后山崩落的一方巨石埋得蹤影全無……
    ——很久很久以前的一個早晨,這仙人棋臺上來了兩個仙人,盤腿相對而坐,跟前棋盤里要比個高低。仙人下棋跟凡人下棋一個式樣,反反悔悔便不斷發生爭吵。這一早村里一放牛娃正在高高的棋臺下牧牛,被一仙人發現后伸出一根手指一舀,就將放牛娃弄了上去,讓他蹲在一邊為他們作個裁判。這盤棋一直下到傍晚才分出個輸贏,倆仙人返回天宮前有意要將放牛娃帶走,于是他們就讓放牛娃數數這棋臺之上一共幾人,放牛娃不假思索說是兩人,仙人們又讓放牛娃數了一次,放牛娃仍說是兩人。倆仙人同時搖頭,只好將放牛娃弄到地面,然后駕云而去。仙界才一日,人間已百年。放牛娃來到地面,那棵往常拴牛的碗口粗的小樟樹已是合抱不過,所放牧的兩頭水牛已不見了蹤影,回到村里,他的曾孫輩的子民已牛高馬大了……
    ——很久很久以前,東海老龍王最小兒子十分頑皮搗蛋,弄得周鄰四舍不得安寧,為此東海龍王受了鄰里鄉親好些埋怨,受了玉皇大帝的狠狠批評。盡管東海老龍王費盡心機加以調教,這小子就是惡習難改。東海老龍王沒法子可想時,就將這小子禁錮在了這座大石山里,并由雷神看管。過了一年又一年,小龍漸漸長大,因為被石頭箍得太緊,小龍十分地難受。終于有一天,小龍不顧得雷神相逼,周身一鼓,猛然發力,隨轟然巨響,半座石山崩潰下來,小龍就直指東海騰空而去,只留下直斬斬刀劈斧削的崖壁一塊,其中那小龍的形跡還清晰可見……
    小后生侃出的確實是三個老得不能再老的故事。但是,我們還是從這古老的故事中理出了永遠不老的中心和主題:做人要與人為善,干事要積極投入,對待壓制要主動突破。白燭觀那老齋公與人為善,積了陰德,危險之時有狗相救,好人得了好報。上了仙人棋臺已是半仙之道,只可惜放牛娃畏畏縮縮,總也不把自己歸入仙人之列,一失算成千古恨,只好下臺當凡人。大石山中的小龍,雖然被禁被錮,到底積極進取,主動突破,達到了回歸東海的夙愿。老故事于今人,還是很有啟迪的。
         
游在高巖,總有幾句題外話要說
    雖是假期,這天這水面上除了我們三個尋幽的癡人,怕是沒有第四個游山玩水的游客。難道是這方山水不美?否!無論你春夏秋冬游高巖,這里都能讓你癡迷,讓你入醉。這里遠離城市,天總是那么藍,山林總是那么青翠,水總是那么瑩徹碧綠,而且還有白燭觀的美好的傳說,還有仙人棋臺、奔龍壁那樣壯美的景觀。要是將這碧水蕩漾中的高達百米的仙人棋臺、橫掛如巨簾的奔龍壁搬進城市或者城市的附近,不讓人趨之若鶩才怪呢!看來僅僅是因為這里太偏遠了?家有靚女,沒人提親,冤吶!
    有一個道理早幾年我們就認識得很清楚:山水永恒,人們的休閑旅游永恒;沒有旅游就沒有人流,沒有人流就好像人體里沒有血管,沒有血管將血液輸送全身的肌肉就會僵死;經濟的發展需要人流,經濟的發展不能放棄旅游……旅游,成了好多資源匱乏的國家和地區的經濟支柱!
很顯然,不將高巖這一方山水辟做旅游勝地或者游客不愿涉足這方山水,是主管部門跟休閑者的共同的誤會。休閑旅游,在我國由來已久,舊中國以往是達官貴人們專利,新中國成立尤其是改革開放以后,已逐漸成為普通百姓們的尋常享受,因而旅游作為一門經濟愈來愈受到各級政府的重視。但是早些年,辦旅游的只重在人文,只重在城市,揪了古跡揪了歷史名人甚至揪了民族英雄作賣點,努力著挖潛還要牽強附會偽造古跡偽造神話和傳說,好像旅游者都是考古的學者,抑或都是接受教育的學生。這里倒不是說古跡沒有看頭,比如說埃及的金字塔,我國的兵馬俑、長城就很有看頭;關鍵的要看到大好河山里處處有看頭,比如說法國的地中海沿岸并沒有歷史古跡,卻成了旅游勝地,即使那里也有一處拿破倫當年上岸的地方,導游也只字不提,完全靠著現有的優美的山水。近些年依山托水,確實也辦出了一些旅游勝地,比如說“五岳”之游、海濱之旅,越來越為休閑者所向往。但是要看到,中國是一個人口大國,隨著出外旅游者的日漸增多,隨著外國游客的日漸增多,那些的景點遠遠滿足不了形勢發展的需要,前幾年黃金周里,泰山、黃山、張家界等等地方擁擠不堪就足以說明問題。俗話說,天涯無處無芳草,只要方便,即使是“小地方”,休閑者照樣能得到快樂,旅游者照樣能得到享受!
    但愿,高巖——我們的小家碧玉能得到愈來愈多人的光顧,青睞!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友情鏈接

主辦:東安縣人民政府  承辦:東安縣電子政務管理辦公室
地址:東安大道88號北201  郵編:425900   網站地圖  技術支持:開普云  聯系我們:0746-4239377
電子郵箱: [email protected]  湘ICP備16008386     湘公網安備43112202000005號  網站標識碼:4311220001

恒信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