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所在的位置 : 首頁 > 走進東安 > 文化旅游 > 原創文學
分享到:
巨龍靈地武術鄉——水嶺地理傳奇
  • 2016-05-27 17:11
  • 來源: 東安縣人民政府
  • 發布機構:
  • 【字體:    
    東安武術,源遠流長,遍布山鄉。其中,被稱為巨龍靈地的水嶺鄉最負盛名,是東安武術的重要發源地之一。說起這塊傳奇之地,還頗有些神秘詭異之處。
    在五嶺之一的越城嶺中段舜皇山北側,紫云山向東延伸的余脈盡頭處,有一個美麗如畫、氣勢非凡、人杰地靈的小山村,它就是著名的武術之鄉水嶺鄉的核心地——冷山村。它原先不叫冷山村,而叫巨龍村。因為村子背后有一座叫紅嶺的山峰酷像一個張口待珠的龍頭,龍身則隨紫云山、靖位、三青、營房嶺后的崇山峻嶺起伏奔騰而來,搖頭擺尾,飛云駕霧,猶如一條“騰龍”。二十世紀七十年代筆者在水嶺鄉中學任教,帶領學生開發上冷山毛坪井邊荒地時,從深土層和廢石磚下發掘出一塊矮石碑,碑上刻有“此井如無水出外,嚴禁洗衣和洗菜。如若有人違犯了,罰幣壹圓炮叁仟。巨龍村立”?,F在此碑還立在井邊樟樹腳下,過往行人都可以看到。
    巨龍村這條騰龍,飛落在一條綿長的山脊上,右有紫江河谷,左有龍溪涓流,唯獨龍身處在旱地山嶺上,人們靠打井吊水飲用和灌溉田地,所以人們又將這條龍稱為“旱龍”??删驮谶@條旱龍腹下,卻有一條水力資源豐富的陰河。這條陰河發源于紫云大山腳下,潛流至東安與新寧兩縣交界處的響水巖,一股大清泉從巖石迸噴而出,巖內四季叮叮咚咚響個不停,故名響水巖。陰河從響水巖分出部分清泉以后,繼續往南潛流,并不斷地從鐵砂坳、胡家坳、布衫塘、半嶺上噴出如銀河瀉漏的泉水,飛流直下,形成四條壯觀的瀑布,垂掛在紫江河谷盆地的東側山嶺上,使這一帶成為旱澇保收的漁米之鄉。尤其是從黃馬嶺光口巖下大井里流出的泉水,水源十分豐富,四季瀑簾高懸,流經水嶺石亭上下時,已是云河遠上,形似白練,聲如雷鳴。春夏季節,??梢姷健般y河水瀉三百丈,白浪飛騰萬馬奔”的壯觀景象。人們將此嶺稱為水嶺。水嶺鄉以此而得名。這條陰河永不停息地奔流,從駱家寨地下,流經雞叫塘腳下,一直流向柳溪村鐵路邊猴子灣巖石洞口,才迸噴出來,與日夜奔騰的紫江緊緊地擁抱在一起。
    由于這條陰河幽深流長,難免有一些古老的水中異物不時出現,人們將這些異物統稱為“潛龍”。上世紀三十年代,我的三叔璧華在黃馬嶺巖里釣魚,突然水中浮出一個異物,頭頂上長一雙鹿角,嘴下巴生有長須,兩眼圓而且亮,如手電筒似的閃閃發光,昂著頭,擺著身軀乘著波濤向三叔涌來,嚇得三叔連釣竿和魚簍也來不及拿,就爬出巖外,半晌說不出話來。第二天巖水消退,三叔的釣竿和魚簍也不知去向。三叔說那一定是水中的龍無疑。從那以后,三叔再也不敢去那巖里釣魚。
    我祖父說,在他年輕時,有一年發大水,駱家寨李家門前的田洞到蔣家弄一帶,都成了汪洋湖泊,有人發現從諶家門前巖洞里沖出一個怪物,約有兩丈長,頭上長著開叉雙角,昂首、擺身、搖尾,在洪水中掀起巨浪,一直向磨塘邊的消水巖翻滾而來,最后消失在消水巖中。人們說那是陰河中的潛龍在興風作浪,所以才發那么大的洪水。有一年天旱,人們在深掘東山井地下陰河水時,發現在幾個石山的夾縫里,有一節段似蛇非蛇似魚非魚好像龍身的東西,經放炮鑿石后,只見綠幽幽的陰河水在不停地流淌,那疑似龍身的異物竟不知去向。
    前年清明節,下冷山有兩位在外地工作的同胞兄弟回家來掃墓,在水嶺涼亭內休息,忽然聽到亭子右邊的麻蟈井轟轟作響。跑近一看,見一股洪水從井里翻滾而出,比農用龍骨水車的兩車水還大。將近個把小時,洪水消退,井水變成清澈細流。兄弟二人感到十分驚異,復回到亭內休息。時隔不久,水井里響聲再起,又噴出一股洪流。如此反復數次,讓兄弟二人深感詫異。人們解釋說,這是陰河里的“潛龍”在運動翻身所致。在百姓們看來,這陰河中出現的一切奇怪現象,都是潛龍所為。巨龍村正處在這“騰龍”、“旱龍”、“潛龍”交匯的中心處,其地必然充滿靈性。而且,有紫水西岸金龍村的金龍昂首挺胸日夜護在巨龍的身傍,燕桂塘南邊千姿百態的群龍已在迎龍坪做好了迎接巨龍騰飛的準備。藏龍臥虎,巨龍村必是一塊出文臣武將的好地方無疑。
    說來也奇怪,這巨龍村周圍的山峰也似乎經過造物主的精心設計打造,顯得非常奇特。人們只要站在雞叫塘與駱家寨楊家交界處新蒿子塘的山坡上一看,仿佛到了桂林陽朔的漓江兩岸,一個個高聳入云的山峰,似玉柱竹筍,底大頂小,形像寶塔。一山連一山,一塔接一塔,整整齊齊排列在公路兩邊。峰巒聳翠,上接云端,在太陽的照耀下,美不勝收。這里雖乏漓江倒影之奇,卻有張家界金鞭溪擎天之美。這兒雖不是漓江但勝似漓江。人云桂林山水甲天下,又曰陽朔風景甲桂林,我看巨龍山美賽陽朔??!
    巨龍村地下除了有陰河貫通南北以外,礦藏也十分豐富,其龍骨絕大部分是鐵礦和鈾礦組成。聽前輩們說,早在明清交接之際,南明王吳三桂曾派大員駐守東安白牙市,在水嶺山下的燕桂塘筑爐煉鐵,鑄造兵器。人們從紅嶺下的廣(礦)嶺腳采挖礦石,從婆婆坳挑運至徐家腳后面的堆廣(礦)坪堆放,然后再運移到燕桂塘村的北邊爐橋傍入爐冶煉。燕桂塘村北的鐵屎嶺及祖山、梨山周圍堆積成山的鐵屎都是冶煉后的鐵碴。2004年人們在鐵屎嶺旁邊村民文寬先的菜園里,曾挖掘出了幾座煉鐵爐。二十世紀七十年代,國家某地質勘察隊曾在巨龍村后的紅嶺下勘探了幾年,聽說深層地下還蘊藏著鈾礦。巨龍村真不愧是塊寶地呀!
    巨龍村的最先居民,是我的二十九代祖公仲財公。他由紫溪吳公塔旁邊的陰陂廟搬到燕桂塘,其四子丙四居住在燕桂塘老口沖一帶,六子丙六移居巨龍村繁衍生息。巨龍村先民原來都是文姓氏族,歷來勤勞勇敢,正直豪爽,仗義疏財,雖然自然條件差,但祖輩們掘井修路,墾荒造田,戰天斗地,使子孫們在勞苦中勤奮發達,自食其力。祖輩們除了耕田種地以外,還努力發展種植養殖業,學會了鑄犁頭、剜馬瓢飯勺等技藝。農忙種地,農閑操工,養家糊口,和睦團結,其樂融融。由于先民們勤勞勇敢,身體素質好,且本著勞動自身的需要,練功健身習武,勢在必然,這就為后來成為東安武術發祥地之一提供了豐富的人力資源。人人學武,家家習武,以武齊村,也就有了堅實的社會基礎。
    至于巨龍村為何又改名冷山村,這要從一個民間傳說的故事及一個重要的歷史人物說起。東安縣志載:“宋代建隆至乾德年間(960—967),縣人陳知鄴‘以武藝而崛起草野,建功于時’,官至檢校左散騎常待兼御史大夫”。陳大夫究竟是本縣什么地方的人,雖沒有詳細記載,但在水嶺一帶卻深受民眾崇敬,單是為他修建的神廟就有三座:即枧田的大夫廟、燕桂塘的火燒廟、夏豐蛇巖對面的大夫廟。三座廟內的塑像一個模樣:滿面烏黑,雙目圓睜,頭戴金盔,身披鎧甲,腳穿朝靴,手持鋼鞭,端坐在廟堂的神龕上。從宋到今幾百年來,一直享受人間香火,受人們供奉禮拜,這其中定有重要的歷史背景和社會根源。
    聽祖輩說,陳公大夫的死因是他奉命去清剿盤踞在新寧回龍寺和現崀山一帶的綠林頭領鄂某(回龍一帶人稱其為鄂公大夫)。雙方交戰中,陳知鄴武功高強,一鞭將鄂某的頭劈作兩開。鄂某不服輸,他知道陳大夫愛吃羊肉,故意裝學羊叫,手持鋒利的大刀,躲在石縫里。陳大夫果然上當。當他靠近石縫時,鄂某從背后舉刀向陳的頸項上砍去,雖未將陳的頭顱砍斷,但也只剩下一點筋皮連著頭顱了。陳大夫受此重創,立即騎上馬往南邊東安方向馳走。路過第一個村莊,他頸項上掉下了一滴血,后來人們就把村子取名一渡水。他繼續往南行十數里,頸項上又滴下兩滴血,人們將這個村子叫作二渡水。陳大夫一邊騎馬快跑,頸項的血往上涌,竟然滴了三滴血在一個村子中央,這里就是現在的三渡水。進入東安地界時,陳大夫頸脖上的血已凝固,不再滴了,圓血了,這里就是現在營房嶺的圓水。
    陳大夫在東安地界上繼續往南行,經過營房嶺大塘邊蠟樹坳到達一個陳姓人聚居的半山村,這時天已黑了,這個半坡山村就是現在的黑山村。陳大夫知道再往南走就是相對開闊的丘陵地帶了,于是他緊拉韁繩,撥轉馬頭,往右上坡穿過一片茶山,來到一片蒼松林中的月牛坪東山井旁邊,抬頭一望,見繁星下一條巨龍昂首望天,原來正是巨龍村所在。陳大夫深知此地定是一個好地方,想在這里尋塊地落腳安身。他從村前改向西行來到一個三槽交匯的塬地上,這時他的全身涼了,感到渾身寒冷,口里不停地說“這里的山怎么這冷?”巨龍村于是得了個名叫冷山。
陳大夫帶著寒顫的身軀通過冷山云橋東端,順云溪下坡到了燕桂塘駱家壩,迷迷糊糊中看見一位十分俊美的女子,提著閃閃發亮的燈籠在田里剜野菜,便問這位女子,前面有什么好安身的去處。女子告訴他:你沿河而下,前面有一片五谷豐登象獅虎匯聚的好地方,我的住處也在那周邊不遠。陳大夫千不該萬不該第二次問話在“請問”后面加了“大嫂”二字。陳大夫說:“請問大嫂,你黑夜提燈在此剜什么菜?”女子回答說:“我剜的是無頭菜”(俗稱禾夾菜)。陳大夫又問:“菜無頭怎么能生存呢?”女子說:“菜無頭能生,人無頭則死?!边@話一出口,陳大夫伏在馬上再也不能言語了。他的坐騎通靈性,將他馱至兩華里外的王家灣后面的山彎里,再也不往前走了。原來這位黑夜挑燈剜菜的女子,不是別人,正是大慈大悲救苦救難的觀世音菩薩的化身。她等侯在此,本來想點化陳大夫,救活陳大夫的,那知陳大夫因為誤將仙姑稱大嫂,激怒了觀音菩薩,從而失去了死而復生的機會。
    再說陳大夫的寶駒將主人馱到王家灣后面的山彎里以后,無聲無息守護在主人身旁整整一個通霄,直至五鼓天明,它才大聲嘶鳴,喚來附近許多民眾看視它死去的主人。人們對陳大夫的穿戴兵器以及像貌形象觀察得非常仔細,并從他的懷里發現了一本御賜天命敕書。村民們看后知道陳大夫一定是忠臣良將,于是將他的遺體入穴安葬。他的坐騎拉不開牽不走,不吃不喝,幾日后,也在陳大夫墳前憂郁而死。村民們為了保護好陳大夫的墳墓,將其坐騎也入土安葬在主人的墓葬處,共壘筑了三十六座同樣大小的墳包,以防盜墓者盜去陳大夫的金盔銀甲鋼鞭等物。并在蛇巖對面的獅子口下,修筑了一座陳公大夫神廟和一座高聳入云的古戲臺,在大夫廟側約100米處,修建了一座約四十平方磚瓦結構的敕書亭。亭內供有棉紙黑字加朱書的敕書壹本。
    傳說陳大夫廟里的這本敕書,能要風得風,要雨得雨。記得有一年大旱,我跟隨祖父德球公去大夫廟看布衫塘尹師傅朝圣請神吹嗩吶,文光普先生整冠束帶,虔誠地跪拜天地,開念過敕書。那時因為年紀小沒有記住敕書的具體內容。后來,祖父告訴我現存的這本敕書,是藍太爺復制的贗品,真敕書已被藍太爺盜走了。他還說貪婪的藍太爺在東安盜了許多寶,裝了幾大船,想要順舟而走,可是船夫暗地做了手腳,致使他“日日撐船在廟頭”,藍太爺急了,忙打開敕書求風雨。突然烏云滿天,電閃雷鳴,狂風大作,雨如傾盆,河水猛漲,除船夫早有準備離開了以外,藍太爺一家老少連同他盜竊的寶物,一同沖入東海,葬身魚腹了。這說明真敕書果真靈驗,也說明貪婪者決無好下場。
    我在讀小學三年級的時候,隨父親去夏豐河里網魚,曾到大夫廟廟祝人稱“活鸕鶿”的明華師傅家做過客,還在古戲臺前看過文連慶師傅演的祁劇《秦瓊賣馬》。我還曾與一班同學一道,實地察看了石干拱橋與孤樟入云的奇景,觀賞了夏豐田洞四周山嶺的奇貌,研討過一位大堪輿家頌揚陳大夫墓和夏豐地理的詩句:“坐在獅子口,安眠象山鼻。白象立西河,青獅鎮蛇惡。猛虎下山弓箭打,蓮座觀音笑哈哈”。獅子口、象鼻山、蛇巖、虎山坳、干拱橋、孤樟樹、觀音山都是夏豐四周的象形地名,這位堪輿家觀察得如此細致,描繪得如此逼真,確實令人佩服!
    改革開放之初,東安近郊有幾個盜墓者,趁月色通明,開著一輛四輪車,途徑紫溪、塘復,過五里長沖到了王家灣,將車停在湘南器材廠在紫水河抽水處的公路上,手持鋤頭鐵鏟到陳大夫墓地挖墳盜墓。他們挖了好幾座墳堆,月亮一直在天空明朗地照著地面。突然有人挖著一個墓葬,發出了一聲巨響,墳墓內閃閃發光。大家一看,高興極了,不停地狂呼:“挖到了!挖到了!大家快挖快鏟?!蓖蝗婚g,天黑不見五指。抬頭一看,只見天昏地暗。幾個膽小的人背著鋤頭鏟子拚命往回跑。只有一個愛財如命的盜墓老手,還想獨吞財寶,在那里繼續挖掘。但不知為什么,他忽然間覺得目眩腿軟,手里的鋤頭不聽使喚,渾身直冒冷汗。直到聽到同伙發動車子馬達的聲響,才如夢方醒,連滾帶爬跑出墳地。他氣喘吁吁跑上車以后,半天都說不出話來。此后,再沒有人敢去碰王家灣陳大夫三十六堆墳了。
    在武術之鄉水嶺,人們非常崇敬忠心愛國武藝高強的陳知鄴大夫,為他建廟、塑像、安靈,專請神祝供奉。每月的初一、十五打廟會,為他敬獻香燭紙錢,讓他享受人間煙火。尤其是每年的六月六,冷山一帶舉行武術節,還要虔誠地供奉祝福他的神靈三天。水嶺地名多與陳大夫的傳說故事相關,神秘詭異,頗得堪輿之妙。水嶺武術,也正是在這樣一種奇特的地理環境氛圍中醞釀發祥,代代相傳,涌現出了文榮珅、文成儀等一大批名聞名遐邇的民間武術大師。真可謂地靈人杰??!
相關政策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友情鏈接

主辦:東安縣人民政府  承辦:東安縣電子政務管理辦公室
地址:東安大道88號北201  郵編:425900   網站地圖  技術支持:開普云  聯系我們:0746-4239377
電子郵箱: [email protected]  湘ICP備16008386     湘公網安備43112202000005號  網站標識碼:4311220001

恒信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