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所在的位置 : 首頁 > 走進東安 > 文化旅游 > 原創文學
有個小鎮叫花橋
  • 2016-05-27 17:11
  • 來源:
  • 發布機構:
  • 【字體:    
    在一個煙雨濛濛的午后,我放下心情的行囊,若一葉扁舟放逐自己的情緒停泊在這個小小的鎮子上。
    小鎮喚作“花橋”,既是地名又是橋名。橋,橫跨在東安縣與冷水灘區(原零陵縣)交界的向南澗上,是冷(零)、東兩縣的分界橋。過去,有人擬出上聯求對:零東橋,零東界,零東橋上有零東西賣。至今無人對上,可謂一段奇文軼趣。橋墩、橋面、橋欄并無花,是一座古老的普通石拱橋。為何又叫“花橋”呢?當地流傳一個古老的傳說。
    向南澗上原本無橋,老百姓砍了幾根松樹搭起當橋,故這地方原叫“獨木橋”。自隋文帝開皇九年(公元589年)設永州府,與寶慶府相接,此地是兩府間的終點站,官府在此設為驛站,由原來的幾戶人家,到后來逐步擴建到三里三分長的熱鬧大街,獨木橋再也不能滿足行人和車馬來往,于是官府決定在向南澗上修座大橋。攤派的銀兩歸集后,誰想這負責造橋的是個貪官,大橋修好后卻是豆腐渣工程,一到春天山洪暴發,大橋便被沖得無影無蹤。第二年又向老百姓攤銀修橋。如此這般,修了又垮,垮了又修,老百姓的油水榨干了,向南澗上還是一根“獨木橋”。此事后來感動了觀音菩薩,她化成一位老太婆,給老百姓送去了修橋的銀兩,修橋監管得了銀子,又立即派工修橋,完工那天,當老百姓來到橋頭一看,與以往修的差不多,不禁慟哭起來,擔心日后又要出銀子,正當大家哭得傷心之時,一位白發蒼蒼的老太婆提著一籃子花走上大橋,邊走邊散花,只聽得嗶嗶叭叭的一片響,老百姓以為橋要跨了,個個為老太婆擔心,誰知剛到那頭,落到橋下的花成了石墩和橋欄,落在橋上的變成光滑的橋面。落在橋兩頭的沾地生根開花,開出五彩繽紛的鮮花,散花時稍有點風吹,有些花吹到了不遠的石山上,那山上也開出鮮花。見此情景,大家歡喜得跳起來,正想過橋身那老人道謝時,老人化為一朵白云向南天飄去,這時大家才記起那晚賜錢的事,定是觀音娘娘在恩賜我們。后來,大家就把此石拱橋叫“花橋”。兩頭街上生花就叫“花街”。山上長花叫“花山”。
    傳說為小鎮增添了濃厚的文化氣息。隨著日子的不斷打磨,小鎮伴著成長漸漸豐滿起來,小鎮中唯一一條主街道,印證著小鎮曾經的繁華,這條“花街“的中心,也是東安縣與冷水灘區的分界線,從兩邊遙遙相對的店鋪隨意走過,可以無數次穿過兩個不同的行政區域,聆聽到從不同嘴里發出的同樣土語聲,頗有點沈從文筆下“邊城”的味道,或者黃永玉古城小鎮系列油畫中的一幅,讓人無由地遐想,無由地神往。
季節總在江南的這個時候顯得有些潮潤,濕意浸潤小鎮的每一片磚瓦,并從林蔭樹的枝節葉脈中柔柔淌流開來。就這樣漫無邊際在小鎮的街道上踟踟躕躕走走停停,看一路的風景在自己的目光里,仿佛自己也化作一種不可名狀的色彩溶解在這幅畫中去了。
    眼前突然掠過一幅拂動的風景,一位老農披一領蓑衣,是那種仿佛古代勇士盔甲式樣的綜制蓑衣,老農牽一頭水牛以慢板的節奏從這幅意境朦朧的畫中漸漸淡入,讓人覺得景在意中,意入景中,人與牛都顯得那么悠然與恬適。
    唯有這沉靜的“花橋”,建筑里已經滲進歲月斑斑駁駁的滄桑,我看出歷史從橋欄處淡淡滲出,染透了每一方橋面,從橋上走過,履痕深處,竟沾上歲月凝重的灰土,輕揚起來,滋養了橋縫中探出的蓬卉稚草。
    在這樣的季節,在這樣的小鎮,心情不由自主地飛揚,仿佛放飛一只紙鳶,收藏起自己的影子,只隨著一種放飛的心情在小鎮的風景里漫步。
    回過頭去,想起一句宋詞:沉醉不知歸路。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友情鏈接

主辦:東安縣人民政府  承辦:東安縣電子政務管理辦公室
地址:東安大道88號北201  郵編:425900   網站地圖  技術支持:開普云  聯系我們:0746-4239377
電子郵箱: [email protected]  湘ICP備16008386     湘公網安備43112202000005號  網站標識碼:4311220001

恒信宝